比现实世界房价还贵,为什么那么多人争着做虚拟土地的交易?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你能想象吗?虚拟世界中一块土地的价格甚至可以与一线城市相提并论。

在虚拟与现实加速互动的新时代,虚拟土地已成为重要的生产和生活手段。metaverse(metauniverse)和NFT(异构令牌)的到来使得这个资源不断增加。例如,今年6月,NFT,一块分散的虚拟土地,一个虚拟世界,以超过91.3万美元的价格出售;同月,axie infinity的9块虚拟土地以888.25 eth(约150万美元)的高价出售;今年7月,沙盘上530多万平方米(24*24)的虚拟土地以近88万元的价格成交。

那么,与有形物品相比,虚拟土地真的值很多钱吗?为此,panews采访了一些虚拟土地爱好者和资深参与者,希望对其中的一些进行探索。

在争当“地主”的背后,虚拟土地更需要开发建设

从《第二人生》、《刀锋杀手》到《头号玩家》、《赛博朋克2077》等众多作品,人类一直充满着打破虚拟世界时空界限的憧憬。如今,一个与现实世界平行的逼真的虚拟世界正在慢慢地被描绘出来。

经过长时间的等待,随着NFT和metaverse应用场景的日益丰富,decentraland、the sandbox、cryptovoxels等代表性项目已经初具规模,世界正在虚拟化。据nonfungible.com统计,过去30天,metaverse领域的营业额接近458万美元,占NFT市场总营业额的17.6%。其中decentraland的交易额超过166万美元,sandbox的交易额达到261万美元,cryptovoxels的交易额超过31万美元。

随着市场规模和代币价格的快速增长,对虚拟土地的需求也大幅增加。在这个虚拟世界里,每天都有大量的土地交易、转让和开发。例如,灰阶基金的创始人巴里·西尔伯特就是一个真正的“大地主”。2019年,他花8.1万美元在分散土地上购买了64块虚拟土地;Whaleshark是著名的NFT收藏家,是仅次于硬币的第二大虚拟土地所有者;以太坊鲸鱼和NFT收藏家梅塔科万拥有数百块虚拟土地,包括沙盒、加密体素和索姆尼姆空间虚拟现实。

随着越来越多的加密爱好者和投资者的购买,虚拟土地的开发和建设出现了更多的可能性,包括时装表演、美术馆、音乐会、博物馆和电影院。

世界顶级拍卖行苏富比(Sotheby’s)在decentraland推出了一个在线虚拟画廊。宇驰联合创始人王春以65万美元收购的沙盒虚拟土地将用于建设爱狗币爱好者总部。博森以超过70万美元的区块链协议购买的decentraland虚拟土地将用于创建一个虚拟商城Yadali,一个吃豆子的开发公司,将在拉斯维加斯的decentraland建设链上,英国艺术家Philip Colbert将在decentraland推出NFT艺术展和音乐表演,而登月音乐节将举办虚拟现场音乐节。

比现实世界房价还贵 虚拟土地这门生意为何会有人重金抢着做?

新人现场图片来源:decentraland

曹寅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与单纯的购买相比,目前虚拟土地的建设、开发和运营是一件更有意义的事情。”

Cao Yin是数字复兴基金会的常务董事,但他也是加密界著名的NFT收藏家。通过基金或者其他集体方式购买的,暂不对外销售。他经常选择与艺术家、工程师、投资者、开发商等有开发能力的朋友一起购买加密体素的土地,并进行相关开发。此外,它还加入了数字房地产NFT投资基金Republic real,在购买土地、建筑砌块和招商引资后进行大规模开发。

在此之前,Republic real以91.3万美元的高价收购了decentraland的虚拟土地,并将其改造成一个基于日本时尚圣地原宿(Harajuku)的名为“元宿”(metajuku)的虚拟购物区。

与这些资深玩家相比,很多人买地后可能不具备开发和装修的能力,“其实虚拟土地所有者的装修需求非常高,尤其是加密艺术火爆下的画廊,但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暂时没有开发能力。”de.build的创始人梅森告诉panews。虚拟土地的粉丝和坚定持有者梅森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与现实世界相比,虚拟土地的装饰可以随心所欲,而不受建筑物理等限制。虽然很多用户都在咨询装修,但在现阶段,大多数用户还没有完全建立起自己的消费习惯。因此,我和我的团队选择为用户免费搭建场景,扩大规模,然后根据工作量和设计感来定价。”

然而,尽管虚拟土地的积极性很高,但由于其高昂的价格,其用户增长仍然非常有限。与其他区块链游戏项目相比,这些以虚拟土地为主的项目在规模上存在较大差距。以用户数为例,dappradar数据显示,在过去30天里,沙盒有1150个用户,decentraland只有771个,比如区块链游戏axie infinity有9.1万多个用户,外星人世界有75万个用户。

看似炒作,为何虚拟土地仍有追随者?

虚拟土地不是一个新名词。

早在2004年,名为“中安社”的用户就在流行的3D虚拟社区游戏《第二人生》中,用平台本币林登源购买了大量虚拟土地,并通过建房出售赚取了100多万美元。他被外界称为“虚拟世界的洛克菲勒”,甚至登上了《商业周刊》的封面。虽然已经逐渐淡出公众视野,但第二人生的虚拟土地给投资者带来了实实在在的金钱和高回报,这是不争的事实。

然而,目前的虚拟土地与第二人生有着本质的不同。虽然设计和操作相似,但《第二人生》游戏中的土地所有权并不属于真正意义上的玩家,存在被黑客窃取、平台关闭等风险。早在2010年,《第二人生》就被起诉擅自更改游戏服务条款,强迫玩家接受这些条款,导致很多玩家的虚拟财产和虚拟商品损失。基于链的虚拟世界也将所有权以NFT的形式返回给玩家,而不是传统的服务器。每一块土地或建筑都是不可替代的标志,所有交易都是公开、透明、可追溯的。

在祝福新概念和需求激增的情况下,虚拟土地价格大幅上涨。例如,一块分散的土地被转卖了六次。起拍价仅为176.8元,而现价则高达7300.1元,这意味着土地已经上涨了40多倍。

比现实世界房价还贵 虚拟土地这门生意为何会有人重金抢着做?

一块名为“9机器人路线”的加密体素土地原价101.2美元,目前的价格为9570.8美元,在三次转售中上涨了93倍以上。

比现实世界房价还贵 虚拟土地这门生意为何会有人重金抢着做?

再举一个例子,沙箱中的土地#111058的初始价格是34.1美元,而当前的价格是1023.8美元,在过去的两次转售中增长了29倍多。

比现实世界房价还贵 虚拟土地这门生意为何会有人重金抢着做?

与传统资产或加密货币的回报率相比,虚拟土地显然是一种更好的投资方式,而且有很多这样的例子“土地的位置是影响其价格的因素之一,而这个位置与是否是聚集区有很大关系。此外,如隐体素的上层建筑,这类土地也比较受欢迎。”文艺复兴基金会常务董事Cao Yin在接受采访时解释说,一些土地以高价出售。

从整个NFT市场的角度来看,nonfungible.com的数据显示,在排名前十的最昂贵的NFT产品中,decentraland、sandbox和cryptovoxels分别以超过6600万美元、3100万美元和1180万美元的价格位列前十。

尽管在虚拟土地市场上,如此未完成的大额订单很多,一些主要从事土地交易的早期持有人也确实获得了不错的利润,但曹寅认为,由于目前虚拟土地交易量较小,缺乏NFT这样的流动性,虚拟土地并没有受到热炒,所以不能上市销售。同时,不少虚拟平台也采取了一些措施,遏制炒地现象。例如,加密体素会在发现土地被过度炒作后,通过增发土地来降低地价。

在曹寅看来,虚拟土地价格的飙升将使更多的人关注其价值,开始认真开发和经营。即使是为了盘活自己的资产,他们也会聘请更有能力的球员加入。这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虚拟土地的频繁出让,而土地流转率的降低将有助于进一步提高地价,“对于metaverse来说,这样一个健康的现象可以让它成为一个有意义、社会化、交通化的新世界。”

为TA充电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资讯

全泽解币:引动世界炒向虚拟房地产,比特币竟有如此魅力,后市又将如何呢?

2021-7-8 22:33:23

DEFI头条资讯

头条:DEFI聚合器正在爆发

2021-7-8 22:38:0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