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与黑暗的未来:关于数字货币的思考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货币、数字货币和加密货币是一组从小到大的货币概念。为什么人类需要钱?因为每个国家都需要把人们的财富观念与金钱统一起来,然后才能推动人们为了生存和享受而工作,获取财富。在货币认同的财富效应的驱动下,社会可以走向统一的发展方向,国家和民族可以强大起来。对于个人来说,在国家货币总板块中赚取的货币份额代表了他们自己的财富,即社会财富和产品分配总额的份额。

因此,货币实际上代表着国家和社会财富分配的力量。金钱是分配财富和生存物质的工具。为什么会发生通货膨胀?这意味着在危机面前,国家通过发行更多的货币来减少每个人财富的分配份额,并参与财富的一部分来解决危机。然而,虽然国家拥有这种权力,但它不能被滥用,因为货币所依赖的是国家的信誉保障。在一个管理良好的国家,无论是生产者的经济热情还是信徒的热情都无法抑制。如果受到伤害,那就是管理不善,损害国家声誉,最终危及货币体系。因此,良性的国家货币体系无法约束不良资产。

人性并不完美,人们倾向于低品位而不是高品位。国家本身的存在反映了人性,因此没有完美的国家。根据上述观点,没有一个国家在使用货币制度时完全遵循国家信用规则,滥用货币制度的情况时有发生。特别是在美国的全球金融霸权体系下。

美国的金融霸权体系显然遵循上述逻辑,试图用货币操纵和分配全球财富,并用美元通胀收获全球生产者创造的财富。行动带来了反应,这导致了一种新的历史趋势的出现:

首先是资本主义社会的本能生存需求,导致低端**产业的发展和虚拟数字经济的大发展。所有西方发达国家的一个特点是,第三产业在GDP中占主导地位,因为制造业的发展有着十分明显的制度约束,科技水平的制约使物质生产成本刚性,,而规模效应使社会化的大规模生产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具有产出边界,不可能无限扩张,因此,整个社会生存物质的生产是有限的,只能“按利润生产”,而不能“按需求生产”,导致大多数人物质需求的低端满足,导致货币体系的扩张超过物质生产的增长,科学技术的进步使就业成为国家的致命问题,这首先导致了第三产业的大发展,用服务业解决低端人口就业,用金融业配置全社会财富,收获大量无法投资生存项目的闲置财富。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一个更大的第三产业——虚拟数字经济的诞生,实质上是第三产业的进一步发展。

包括虚拟数字经济在内的第三产业是否创造了更大的财富?从全社会的角度来看,绝大多数发展的答案是少数第三产业是否提高了社会生产的物质效率和劳动生产率。然而,大量的第三产业并没有帮助社会生存的物质改善。这导致了当前的基本模式。社会生存材料的价格非常高,富人可以充分享受,穷人几乎无法获得维持其生存的材料数量,大量社会名义财富集中在第三产业和虚拟数字经济中。即使在社会必要的生存物质领域,资本家们仍然以“品牌”的名义收获更多的社会财富。在第三产业的发展中,资本主义保持着脆弱的财富分配格局。然而,货币体系的一再失败和日益严重的弊端导致越来越多的公众不满。

尽管有许多缺点,但美国主导的这一战略实际上已被许多国家所遵循。例如,与美国类似的中国“金融资产=财富”利用房地产形成“房地产=财富”效应,从而收获社会非生产性项目的闲置财富。

第二是去美元化和数字货币的诞生。去美元化是美元霸权体系中强国的反击和自助。中本发明比特币的历史证明,数字货币是那些对资本主义制度的丰收感到不满的人的自助。

制度决定未来。每一种制度都用金钱来收获社会剩余财富。问题是把收获的财富投资到哪里?美国是一个循环。收获财富,强化金融霸权,收获更多财富。可能的消极方向是,如果收获失败,它可能进入一个负循环。中国收获的财富被投资于长期生存项目、西部开发、国家基础设施和大规模经济协调。当然,它只能消费一部分,因此类似美国的工业金融化也在深入发展。欧洲大部分由美国收获,而自己收获的部分无法投入新的社会化生产。因此,在它的暮年,它已经半死了。除了德国,看看其他欧洲国家也不错。感觉像是“晚清”。

显然,CBDC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发展是对传统法定货币的数字化,是对国家层面虚拟数字社会发展的回应。加密货币的发展与资本家和人民的“独立”尝试相对应。如果未来是有序和进步的,加密货币必须仍然是少数,不会对CBDC构成太大挑战。如果未来是无序和混乱的,加密货币一定会在世界上流行,因为在无序和混乱的时代,合法货币的国家信用也受到限制。从币圈的角度来看,如果最近的未来是“黄金30年”,那么你不需要期待加密货币成为全球货币,你只能活在阴影中。如果是“三十年的混乱”,比特币必将成为全球货币之首。当然,实际情况可能介于两者之间。

我们当前虚拟数字货币的发展有两条道路。中国和美国有不同的选择。

美国的选择是很自然的,这是其“金融建国”的延续。如果不发行货币,几乎没有整个区块链的发展。这就是“产业金融化”,产业从一开始就是在金融的控制下发展起来的;DeFi的发展是“金融产业化”,试图创造一种新的全球金融运作模式。

相比之下,国内上层建筑在发展战略上显然经历了重大的思想调整。社会主义者关心什么?它是一种超强合作的社会化批量生产,实现物资生产,满足“按需生产、按需分配”,从而提高产量、降低成本,快速提高物资生产技术和效率,实现公平分配。今天,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在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的辐射下,主要缺陷是资本分割生产力,民营企业按自己的利益行事,各个领域的高效生产者仅限于民营企业,,无法实现强有力的合作。区块链的发展给社会主义者的启示是,一个强大的工具的出现,可以实现全社会的强大合作和社会化大规模生产。区块链的机器信任、可信存储和点对点交易的非中介化可以使生产者实现高效和强大的合作。

在这种情况下,发行货币是不合适的。发行货币将重复旧的资本控制和分割高效生产者的模式,并切断各种强有力的合作。生产关系的未来是可以预见的。例如,在过去,效率是基于社会分工的。社会分工越细,效率越高。但在人工智能的未来,分工可能变得毫无意义。AI将根据大数据组织和管理最高效的生产系统。这一体系要求生产者之间进行强有力的合作,而不是分工。谁能实现这样的明天,就是未来的全球霸主。社会主义者想要的是一个“好”的虚拟数字产业。什么是“好”?那些能够创造有助于提高物质生产效率的新技术、促进新技术的发展以及在某一领域实现更有效的社会管理的人是“好的”,而那些对生产的实际进展没有贡献的金融游戏等自然是“坏的”。

历史是一个螺旋式的发展。数字经济和区块链的发展加速了社会主义向“新计划经济”和“新公有制”的螺旋式回归,因为有实现理想和理论的物质和科技条件。谁输谁赢?历史将告诉我们答案。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DEFI头条资讯

区块链DeFi贷款能否填补小企业的融资缺口?

2021-8-13 11:34:04

头条资讯

新加坡的监管许可证是开放的,艾贝链继续为机构数字资产的安全保驾护航

2021-8-13 11:36:0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