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比特币行情首页
  2. 资讯
  3. 头条

以太坊当前的担忧:经济模式无法承受德菲的生态繁荣

以太坊无法捕捉上层生态系统的价值,这可能导致生态一代币的市场价值与eth自身的市场价值脱钩。市场价值脱钩意味着作恶者的利润将逐渐接近甚至超过成本。

碳链专栏作家:孙润辰,原题:“以太坊的近忧与EOS的前瞻性(1)”在defi热的背后

巴菲特先生有很多名言,其中一句我很喜欢:“别人贪,我怕,别人怕我,我贪。当市场好的时候,不仅需要眼睛,还需要勇气来逃离顶端。同样,当市场下跌时,跨越熊市不仅需要信心,也需要理性判断。

我是一个喜欢在好的时候看到烦恼,在逆境中生活的人。当市场好的时候,我会看看隐忧。当市场不景气时,我会寻找有潜力的股票。

和以前一样,以下是我个人观点的一个陈述——可能不正确,但我会努力使之合理化。

从作恶开始

世界上绝大多数问题本质上是经济问题,包括“作恶”。

许多人认为作恶是一个技术问题。他们认为程序员的技术不够好,所以给了黑客作恶的空间。但在我看来,至少大多数时候,黑客攻击是一种经济活动。

举一个非常简单的例子,集中化服务器,例如政府和企业服务器,会更安全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但是为什么黑客通常不攻击这些服务器呢?这就是作恶的代价和利益。

每一个正在做或试图做坏事的人都必须是理性的,或者基本上是理性的。攻击政府和企业的服务器会带来很多好处,但代价肯定很高。基本上,监狱是不可避免的。

但当收入足够大的时候,就会变成另一个故事,比如国家间的信息战,云名人照片的泄露。这是一个典的当回报足够大的时候做坏事的例子。

另一种是当成本低到足以作恶的时候。比如手机号码和航班信息的泄露,因为能看到信息的人太多,信息泄露太容易,执法难度太大。

在国防领域也是一样。为什么叫黑客提款机?因为攻击德法黑客的利润是真金白银,没有必要面对执法机构带来的监狱灾难。换句话说,攻击defi的收益远远高于成本。

今年4月19日,分散放贷平台成立借给我我被黑客攻击过一次。通过erc-720标准的可重入特性,黑客撤离了价值约2500万美元的币代平台。当时安全公司的结论是,从技术上收回这笔钱的可能性很小。

但最终,由于IP地址的曝光和新加坡警方的干预,黑客主动退钱。这是一种典的经济行为,黑客计算了收益和成本。好处很高,但成本太高,他负担不起。

因此,我们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作恶是一种经济行为。当收益远大于成本时,作恶是最佳解决方案。相反,当成本远远超过收益时,在正常情况下,每个人都不会做坏事。

这是所有邪恶行为的潜在逻辑。因此,不难发现,当我们审视德孚的公链和公链时,在公链的背后都有着自身的远虑和远虑。

 以太坊 现近忧:经济模无法承受DeFi生态繁荣

矿工费太高不是核心

在撰写本文时,以太坊的价格为397.7美元,总市值440亿美元,约3000亿人口。换算到资本市场,与上海浦东发展银行的水平差不多。

由于以太坊上erc-20代币的市值没有直接价值,所以我用计算器计算出了币的市值,这20种主要货币的市值约为320.28亿美元。

这主要是由于最近defi的繁荣和矿工的高收费,以及以太坊的补充增长。事实上,早在7月14日,前博主Camila Russo就指出,ERC 20代币的总市值超过了以太坊。

为什么要说市值?因为它涉及以太坊的经济设计和游戏。俗话说得好:世界虽安全,但如果你忘记了战争,你将处于危险之中。

自2016年Dao事件导致Eth等分岔以来,以太坊已平稳运行近4年。四年来,以太坊的顺利运行,实际上让很多人掉以轻心。

事实上,为了吸引高额的汽油费,以太坊在安全性上做出了不止一次的妥协。

 以太坊 现近忧:经济模无法承受DeFi生态繁荣

今年6月底,以太坊矿商再次进行区块扩容,以提高以太坊网络的吞吐量,解决煤气费问题。块的扩展会导致一系列问题的可能,并进一步降低网络的安全性。

在我看来,矿工费根本不是以太坊的核心问题,因为它只会影响转移的优先级和速度。

以太坊的当务之急是什么?

这是因为eth作为原生质体币,不能捕捉到上层生态的价值,往往只作为煤气费使用。

以太坊无法捕捉上层生态系统的价值,这可能导致生态一代币的市场价值与eth自身的市场价值脱钩。市场价值脱钩意味着作恶者的利润将逐渐接近甚至超过成本。

既然作恶是经济问题而不是技术问题,那么当利益足够大,成本足够小时,每个人都会作恶。

随着网络的发展,以太坊经济模式存在的问题逐渐暴露出来。其中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是,上层生态系统中的矿工和参与者并不总是站在同一战线上,他们的利益常常发生冲突。

矿工的利润来源是服务费,所以矿工希望上层生态繁荣。生态越繁荣,对网络的需求就越高,矿业收入也就越高。但对于上层生态来说,过高的服务费确实是对生态的破坏。

 以太坊 现近忧:经济模无法承受DeFi生态繁荣

或者,换一种说法,正是因为矿商的收费太高,迪菲才“被迫”成为以太坊的唯一出路。因为其他生态应用,比如游戏NFT和企业应用,不能也不会承担这么高的成本。

这些都是问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上层生态自然会转向第二层的解决方案(如道路打印DEX的zkrollup技术)。但这反过来又会损害矿工的利益,因为第二层的普及必然会导致矿工收入的下降。

这是以太坊经济模式最大的问题。

 以太坊 现近忧:经济模无法承受DeFi生态繁荣

第二层将促进上生态的繁荣,这也将增加币的市场价值和整个网络的价值。但由于eth不能很好地捕捉到这些价值,市场价值就会倒挂。这也进一步伤害了矿工,降低了网络的安全性。

在经济层面上,矿工和上层生态(包括开发者和用户)站在相反的一边。60114要想发展,要么牺牲上生态的利益,要么牺牲矿商的利益。这就是恶人所希望看到的。

当然,在这个游戏中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那就是集中的交易所。中央集权交易所是另一个复杂的变量,因为他们有很强的作恶动机和能力。

让我们回到上一个问题,如果有一天矿工们发现做坏事的收入比维护网络安全的收入大,会发生什么?

有时作恶并不是通过整个网络攻击来实现的,它有很多形式,人们不容易察觉。例如,在移动采矿中抢到第一块矿石,矿池完全可以依靠规则来实现“冲”。就连矿商自己也可以通过各种手段推高以太坊的矿商费。

写在结尾

这是以太坊目前面临的核心问题——他的经济模式无法承受生态繁荣,而随着牛市的到来和defi的繁荣,这个问题将更加突出。

要解决这一问题,需要从根本上重新设计整个经济系统,如神经网络的设计。但让我们在下一部分讨论这个问题(因为nervos本身就可能是一篇很长的文章),下一篇将讨论EOS的远见。

发布者:泷凌晓kj,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btchangqing.cn/9076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商务微信
商务微信
客服QQ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