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启动数字人民币试点的多维分析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2020年12月29日,北京央行首个数字货币应用场景在丰台丽泽启动。在丽泽桥西侧的金堂大厦,一家名为“满茂咖啡”的咖啡店,数字人民币应用场景的测试已经启动,授权消费者可以用数字人民币钱包支付各类商品。目前,数字人民币系统已基本完成顶层设计、标准制定、功能研发、联调测试。经过深圳、苏州、雄安、成都等城市的试点,这是该应用场景在北京的首次应用。如何定位数字货币?数字货币能否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未来数字货币的特点是什么?如何监管数字货币?针对上述问题,本文总结了一些行业专家和IMI成员的观点。

以下为文章全文

如何定位数字货币?

IMI学术委员、中国银行原副行长王永利认为,数字人民币就是人民币的数字化。除了人民币以外,它不是一种新货币。只是操作方式的改变。数字人民币在手机上显示的是钱包余额的数字。在个人和企业支付体验方面,与现有的移动支付相比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否则,用户教育成本会大大增加)。数字货币基本上在移动支付的基础上进一步优化。购买和使用数字人民币需要下载央行统一的应用程序。公众和企业需要下载央行统一的数字人民币应用程序,然后通过央行选定的兑换银行与传统人民币进行数字人民币兑换。获得的数字人民币也可以转给其他银行或支付机构,开通新的数字人民币钱包使用。这能否使央行获得最完整的数字人民币用户信息和交易数据,货币支付的运行机制可能会带来怎样的深刻变化,值得认真探讨。

IMI学术委员、中拉合作基金首席风险官范锡文指出,在互联网兴起的现代社会,交易所周围的隐私已经逐渐消失。购物者的交易信息通过互联网交易平台被各类市场参与者掌握,逐渐改变了商品供需双方的关系。随着这些信息的传递,从营销、定价到生产都会引发一系列的动态反应。当越来越多的市场参与者使用这些原本相对隐私的信息时,未必能增加消费者的幸福感。但央行的数字货币已经改变了这一点。央行推出的数字货币作为市场交易中不可或缺的支付环节,对信息形成了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全面控制和高度垄断。中央银行掌握市场交易者的交易行为、财富信息、交易心理和交易预期,构成了私人与政府在信息所有权上的对应关系。

IMI学术委员、金融研究院院长兼首席经济学家关庆友表示,数字货币DCEP是人民币的一种电子形式。尽管央行没有使用区块链技术,但它也是集中的。央行+商业银行分两层运作,但其他参与者可以使用合格的区块链技术参与其中。数字货币与现金最大的区别在于它独立于现有的银行账户系统,采用数字钱包的方式,支持买卖双方离线交易。与现有的第三方移动支付相比,更加便捷。随着未来市场情景的丰富,数字货币将在日常消费支付中广泛流通。数字货币最典的特征是可控匿名性。一方面满足居民正常的匿名消费需求,实现隐私保护,避免平台大数据成熟;另一方面让央行掌握第一手数据,通过大数据系统进行监管,完善大数据风险控制,有效减少数据的不当使用和过度使用问题。

数字货币能否推动人民币国际化?

IMI学术委员、中银香港首席经济学家鄂志欢表示,央行的电子货币为人民币国际化利用提供了新的动力。在内涵上,e-cny基于广义账户体系,支持银行账户的整合功能,等同于纸币和硬币,具有价值特征和法律补偿,可以在没有互联网的情况下使用。它领先于目前的手机银行支付手段,将成为迈向数字经济第一步的重要支撑。数字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将呈现以下特点:

首先,数字货币基于区块链技术,与金融市场自然融合。数字货币的使用将提高跨境支付结算的速度,其安全性也高于传统的跨境结算。其次,数字货币相关技术可能会颠覆传统的国际结算体系模式,削弱美元在国际市场的影响力,从而为人民币国际化提供超越的机会。第三,人民币电子化的内在特征有利于人民币国际化。电子人民币具有中央银行背书和稳定的货币价值,不依赖银行账户,电子人民币的电子化特性不仅降低了货币发行成本,而且使流通更加便利。无论是否有互联网,只要有支持e-cny钱包标准的应用,双方都可以用手机进行交易;数字货币也可以追踪交易来源,有利于反欺诈和反洗钱。

显然,虽然现阶段央行的数字货币更多地集中在内地,但数字货币的独特优势决定了数字人民币的国际化将“顺其自然”。

IMI特约研究员、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张明认为,通过推动央行的数字货币,很难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根据国际经验,决定一国货币能否发展成为国际货币的主要因素有三个。按重要性排序,一是货币发行国金融市场的竞争力,包括金融市场的深度、广度和流动性;二是历史上形成的正网络外部性和路径依赖;三是国家经济规模和国际贸易规则模式。数字货币确实可以提高跨境支付便利性,但跨境支付便利性绝不是一个国家货币国际化的最重要指标。相反,如果美联储推出数字美元,将进一步强化美元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的地位。原因很简单,因为在决定货币国际化程度的三个重要因素中,金融市场、正外部性和经贸规模都是在美国实现的。因此,如果此时能进一步提高美元的跨境支付便利性,巩固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地位确实是一件好事。

未来数字货币的特点是什么?

王永利指出,中国人民银行一直强调的数字人民币的定位——定位在M0,没有利息,与传统人民币的兑换是免费的——可能存在很大的问题。央行的定位被很多人认为,数字人民币只能代替流通中的现金,而且所有的支付都是免费的,所有的数字人民币钱包都是免息的。但如果数字人民币仅仅局限于取代流通中的现金,就必须严格局限于现金交换。事实上,在公测中,用存款代替现金并不准确。而且,如果数字人民币仅仅局限于现金的替代,其规模将非常有限,因为目前流通的现金只有8万多亿元,无法完全替代。如果是这样,数字人民币将很难满足全社会的需求,尤其是国际化的需求。同时,数字人民币只能用于支付,而不能用于贷款、投资等更广泛的金融服务,难以发挥更大的作用。而且,这将导致数字人民币与传统人民币长期共存,给货币管理带来新的挑战和麻烦。实际上,流通中的现金是央行直接印制、发行和管理的最狭义的货币,因此有必要将其单独列示和管理。不过,即使央行投放的资金不限于现金,央行也可以直接向商业银行提供融资,并直接注入商业银行的存款账户。因此,数字人民币推出后,是否定位于M0,是否只能用于支付,是否不计息,是一个需要认真研究的重大问题。因此,即使数字人民币与传统人民币之间的兑换是免费的,但使用数字人民币对外支付完全免费并不符合商业理念。

张明认为,未来不同形式的数字货币可能在全球范围内相互竞争。不仅有比特币、Libra、CBDC等不同性质的数字货币,CBDC内部也有不同类、不同规模的央行数字货币,可能形成百花齐放的格局。值得注意的是,这里的“百花齐放”并不是指国际储备货币。国际储备体系注定是少数货币的领域。未来可以作为储备货币的货币有两种:一种是国家货币,如美元、欧元、人民币等;另一种是稳定货币。无论是SDR、ESDR还是Libra都有可能成为国际储备货币,因为它们仍然依赖于主要国家政府的信贷。相比之下,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加密货币在本质上更多的是一种金融资产,只能被视为广义的“数字货币”。未来国际储备货币的竞争将非常激烈,因此不会涉及太多的货币。

如何监管数字货币?

范锡文认为,央行推出数字货币,构成了私人与政府在信息所有权上的对应关系。这样的现实将对社会中的许多衍生关系产生深远的影响,社会将面临许多基本问题。首先,当央行掌握了这些原本相对私密的信息后,是否有法律和行政上的约束,使得央行只能在一定范围内使用这些信息?第二,央行有权分享这些信息吗?是谁赋予了分享的力量?第三,如果央行在使用和分享这些私人信息的过程中损害了交易者的福祉,那么交易者可以用什么手段上诉和寻求赔偿?交易者陈述的法律依据是什么?等待。

人已赞赏
行情资讯

实战解析币圈:1-9以太坊完美获利 斩获163个点 你若诚心跟随 我意鼎力相助

2021-1-10 0:54:57

头条资讯

理解比特币开采难度调整

2021-1-10 1:34:39

3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Mr黄

    骗人得

  2. aupost

    看新闻好多机构都布局比特币以太坊

  3. Polaris

    请问下测试网大概烧了多少钱呢?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