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业执照竞争的背后:吴忌寒正在重塑比特大陆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作者/胡涛

比特大陆正面临着一个关键的时间节点,朋友和商人的强烈追捧以及比特币产量减半对采矿机市场造成的重大影响。此时此刻,需要一位能够带领整个公司和全体员工共同克服困难的领导,但最近的这场“闹剧”让比特大陆陷入了相当尴尬的境地。

2019年3月,吴忌寒辞去CEO职务,辞去管理层职务。王海超继任公司CEO,詹克团继续担任公司董事长;

2019年10月,比特大陆在北京的法定代表人由詹克团变更为忌寒,吴忌寒任CEO;

2019年11月,詹克团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对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工商变更登记提出质疑;

同月,法院受理詹克团提起的行政诉讼后,詹克团向海淀区司法局提起第一次行政复议,请求撤销北京比特变更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职务;

2020年1月,北京比特大陆公司法定代表人由吴忌寒变更为刘路遥;

2020年2月,詹克团第二次向北京市海淀区司法局提起行政复议,申请撤销北京比特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恢复其法定代表人地位;

2020年4月,北京市海淀区司法局作出复议决定,撤销1月2日作出的北京比特大陆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

目前,詹克团法定代表人身份已恢复(5月8日企业调查变更,目前法定代表人为詹克团);

上述事件是比特大陆内部“政变”的关键节点。二月前的斗争似乎属于公司内部事务。今年2月后,詹克团向北京市海淀区司法局提起行政复议后,所有的行为都悄然发生了变化。

詹克团

01吴继汉在投资者和员工的支持下回归

在我们讨论这一事件之前,有必要回顾比特大陆长期争端的根源。

由于股权结构的历史性问题和对公司发展方向的不同看法,以吴继汉为代表的比特大陆高层管理层与詹克端之间的纠纷有其根源。詹克娟曾在路线纠纷中胜出,走到台前,试图将人工智能芯片打造成比特大陆的主要研发方向,但市场反应冷淡。

据腾讯深圳网报道,过去詹克端运营的第一代和第二代芯片总数只有几百块,其中一些将由客户退货。在他被“政变”之前,生意仍然没有好转。不仅如此,还造成了巨额亏损,令投资者失望。总而言之,他们选择让吴继汉重新掌舵。

长期以来,吴继汉一直是碧桂园外部的代言人,也是碧桂园内部众多员工的精神领袖。凤凰网的财务报告显示,彼特兰当时的员工张东用“预期回报”来形容吴继汉的回报。

然而,吴继汉被投资方和员工排队事件很快被有兴趣的人拿来做文章,甚至有媒体称,吴继汉对詹克端最大的依赖是员工期权池,因为根据詹克端和吴继汉早期的协议,詹克端将原来的10%股权改为20%股权,转入员工奖励期权池,并对员工期权权重进行了权力话语权的划分。

然而,据一位前雇员说,情况并非如此。该知情人透露,建科集团积极转让股份设立期权池,并初步同意将其50%的个人股份转让给早期技术骨干。后来,出于某种原因,它没有意识到这部分选择,这在比特大陆早已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这位前雇员还回忆说,在2019年担任比特大陆集团执行董事兼法定代表人期间,尽管公司其他管理层一再劝阻,但詹克端专横、盲目扩张,在公司经营管理理念上犯了重大错误,导致比特大陆集团2019年经营困难。

好在吴继汉归来后,这种险情有了明显改善。在完成公司内部重组、稳定云计算电源和矿机市场份额、推动矿山开放和人工智能水平落地应用等一系列业务后,比特兰德公司2020年前四个月的收入实现了3亿多美元的快速增长,发展良好,人工智能业务实现了快速增长。

它不仅堵住了谣言的嘴,还变相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强化了在投资者和员工心中的重要地位。但是,这些成绩决不影响姜科团对吴继汉的反攻。

02姜团的反击有点“令人费解”

早在2019年10月,在北京的碧田大陆法定代表人改为吴继汉后,反攻战就已经打响。

11月,詹克端首次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对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工商变更登记提出质疑。法院受理詹克端提起的行政诉讼后,詹克端于同月向海淀区司法局提起第一次行政复议,请求撤销北京比特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的变更。

但是,专门从事行政复议的律师向接线员指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十六条,“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的,人民法院依法受理的,不申请行政复议。”,占科团的行政复议申请不符合受理条件,北京市海淀区司法局受理的第一次行政复议存在重大程序违法行为。

然而,第一次行政复议未完成时,北京比特于2020年1月2日将法人吴继汉变更为公司财务总监刘路尧。因此,詹克端于2月12日向司法局第二次提起行政复议。

但对于第二次行政复议,北京比特认为,法定代表人由吴继汉变更为刘路尧,刘路尧与詹克图没有利害关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二十八条,展科集团不具备申请第二次行政复议的主体资格。因此,北京比特认为干扰比特币正常运营是恶意行为,并予以强烈谴责。

事实上,法律界普遍认为,行政复议属于“人民告官”,胜诉率很低。然而,在短时间内连续两次夺得“Jank联盟”冠军的情况并不多见,这多少有些令人费解。对此,有媒体报道称,由于内部消息不明,吴某认为姜科团使用“非法”手段,即行政或关系力量进行操作。显然,这一结果似乎改变了“内讧”的味道。

今天,北京市海淀区司法局有两项判决。碧欧陆的官方回应深感遗憾和不解,并指出其在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统一的“登记制度”中申请了两次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并根据系统生成的相关文件和模板准备纸质申请材料,并始终严格按照市场监管部门的规定,以完整的材料和合法的形式如实填写。

但是,根据相关法人的分析,目前,行政复议还没有太大的意义,关键在于香港和Cayman。北京比特的唯一股东是香港比特。香港比特的执行董事和授权代表是吴继汉,而香港比特的股东是开曼公司,也就是说,北京比特只受唯一股东香港公司的限制。然而,詹克集团在开曼公司已不再享有10倍的表决权,仅间接持有开曼公司约36%的股份,詹克集团也被从开曼公司董事会中除名。因此,即使詹凯冠被错误地注册为北京比特的法定代表,香港比特也可以依法召回。

事实上,从公众的角度来看,比特兰政变始于2019年10月,从吴继汉夺权回归到张科团反攻CEO期间,舆论从未停止,而这一看似冗长的“情节”却在双方的营业执照竞争中被推向了高潮。有一段时间,舆论从吴继汉任命刘路遥和“60大人物”变成了以杨克集团为首的“60大人物”

对于这种逆转已经被媒体分析过,很多观点认为是张科集团自导自演的结果。其实,如果从两人过去的声音说起,不难发现,吴继汉回国后的态度一直是坚定的。虽然Jank集团并不弱,但其语音输出却具有轰动性。

从早些时候说他在“政变”中被他最信任的兄弟刺伤,到反对吴邦国回国后的裁员,再到继续引起公众对媒体发布“吊销营业执照”、“60大人物”和“刘露瑶被捕”等信息的关注,种种行为似乎都暴露了他有意制造形象弱,尽量在速度和交通方面领先一些动力。

事实上,与这些伎俩相比,外界更关注比特兰的未来,比特兰需要有管理能力、能够在关键时刻做出正确决策的领导者。

比特大陆集团正面临一个关键的时间节点。一方面是朋友和商人的强烈追求。另一方面,比特币产量减半对采矿机市场产生重大影响。此时此刻,需要一个能够领导整个公司和全体员工共同克服困难的领导。无论是外在的还是内在的,吴宇森似乎都是这个角色的最佳选择,因为他在投资者、员工和许多从业者眼中都有着硬朗的力量和勇士般的气质。

人已赞赏
挖矿

比特大陆“分岔”的硅大陆会带来什么影响?

2020-5-11 11:53:53

挖矿

链上的数据显示,比特币减半后,比特币矿商将在几个月内出售比特币

2020-5-11 11:57:5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