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池:了解经济学的企业主谈论MMT和新的基础设施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前言

数字经济公社5月11日称,微信集团的Jeff, yu youmin和宋宝强讨论了MMT,新的基础设施和中小微企业的发展。下面是微信组的文本。

经济和新基础设施

深池:了解经济学的企业主谈论MMT和新的基础设施插图

杰夫:2010年底,一些经济学家给伯南克写了一封公开信,要求他停止量化宽松,否则美国将很快面临通货膨胀。十年后,事实证明这些经济学家根本不懂经济学。

于:事实是,经济学是解释过去,而不是预测未来,你不能通过给马杜罗整个美联储团队来节省他的石油钱。

杰夫:解释一下,在过去这个任务没有很好地完成。写这封公开信的人包括尼尔·弗格森。在美国和整个美国;这一概念的创始人去年在韩国与林诣彬(Justin Lin)进行了激烈的交流,他也是经济冷战的支持者。他们相信完全脱离现实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如果这些人领导对中国的冷战,对中国的压力就会减少。

龙白涛:在中国主流学者中,新自由主义的信仰者较多。然而,我真的不知道新自由主义的主要特征。教学中AMPL;是什么?我不太关注学校里的争论,只关注我认为有意义的东西。

林正茂:新自由主义是面子问题。

杰夫:实战学校都秘密执行MMT政策。

龙:过去几十年,中国的货币和财政政策基本上遵循的是MMT。

杰夫:是的,铁路基础设施,新的基础设施,都是这样。十年前,该基金会被证明在很大程度上是成功的。

龙白涛:都是关于基础设施的赤字支出。哈德逊的文章明确指出,只要MMT被用于生产性支出,它就是好的。为了防止MMT被用于金融投机,MMT问题涉及到央行与金融、政府与银行之间的双重博弈。在中国政府高层中,仍有头脑清醒的人,不会被这些经济学家领导。

杰夫:十年前铁公鸡出现的时候,是一种辱骂,以许小年等人为代表。

龙柏涛:因为它们代表的是商业银行的利益啊,经济其实没那么复杂,复杂的是政治,是这种规划和权力的分配掌握在谁的手里。

杰夫:七八年前我很喜欢许小年。在工业界工作了这么多年,我发现他的理论与现实脱节了。他是中国新自由主义经济学派的知名人物,而这一学派在世界上被证明是失败的。例如,他的中心思想之一是小政府,特别强调市场的作用。

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我认为小政府的想法是错误的。首先,政府对企业的成功起着重要的作用。其次,如果完全采用小政府的做法,最终会形成垄断和贫富差距,这些社会问题最终会体现在政治层面。香港就是一个实际的例子,这对整个社会是有害的。

我已经做了很多年的交易,我对市场的作用有点怀疑。市场只是资源配置的一种方法,并不一定总是最优的配置效果。以去年为例,镍的价格低至9万元,高至15万元,波动很大。但实际的供求真的在一年内变化这么大吗?答案是否定的。镍价之所以波动如此之大,是因为投机的人太多,价格的剧烈波动会对整个产业链造成极大的伤害。那么,期货市场的交易真的对经济有帮助吗?表示怀疑。

此外,美国股市的大幅波动也很能说明问题。人们过去认为美国的投资者是理性和客观的,但现在的波动完全是由恐慌和情绪驱动的。我认为完全允许市场机制存在问题,特别是金融市场的自由发展,但许小年等人肯定不同意这一观点。

徐如今对新基础设施持批评态度,就像10年前他批评铁公鸡基础设施一样。10年之后,中国的高铁,交通明显改善,人民的互联网的发展经济和4 g的流行,我认为,一般而言,在进行投资时是正确的,许小年的批评是错误的,中国现在是未来经济的新基础设施将在另一个10年或20年的步骤构建基础。

其次,国内企业、家庭、政府的过度杠杆作用肯定会带来问题,但这些都是内部问题,回旋余地还很大。政府的债务要高得多,而且它没有看到任何问题,因为日本的债务是以本国货币结算的。再加上中国的资本账户并不是自由流通的,这就会使肉腐烂。中国政府的执行能力非常强,我认为内部债务问题是可以缓解的。

最后,如果你从市场的角度来看很多基础设施问题,很多决策都是错误和不经济的。例如,据估计,西安到兰州到乌鲁木齐的高铁永远不会赚钱。这件事不应该单纯从市场的角度去做,但它会给整个社会带来积极的效益。许多村庄都有4G网络,运营商正在赔钱,但中国政府会强迫他们这么做。没有这个基础,中国的电子商务就不可能快速发展。这些基础设施项目似乎效率低下,毫无用处,而且政府还承担了大量本不应该存在的坏账。但是,从全社会的角度来看,这些投资可以理解为转移支付,这将为未来中国消费市场的进一步扩大奠定基础。

龙柏涛:中国的转移支付制度是一种制度优势。公共基础设施建设不能从完全市场化和成本效益的角度来看待。这就是资本家的方法。中国不是一个资本主义国家。

周丽:基础设施具有非常大的正外部性。资本主义国家只考虑个人利益。他们不了解中国基础设施的现状。资本主义的债务杠杆是在私营部门,我们的债务杠杆在公共部门,我们的空间和经营手段有更多的空间。

龙柏涛:在中国,一个很不健康的氛围就是讨论这些话题,都要偷偷地讨论,似乎做了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杰夫:对,比如做一些不光彩的事情,因为学术界的声音完全被新自由主义所主导。只要是本币债务,原则上都可以货币化解决。然而,货币化的负面影响是贫富差距会进一步拉大。中国的非资本主义制度可以以扶贫为目标,缩小差距,防止社会动荡,这是美国难以实现的。

龙柏涛:这是中国的制度优势吗?

杰夫:我想是的。你能想象美国政府把扶贫作为一项主要的政治任务吗?事实上,即使对美国的资本家来说,贫富差距过大,社会不稳定,这对他们的长远利益是不利的。这就是为什么Ray Dalio的一些人呼吁对美国资本主义进行改革。这实际上是一个非常有远见的方法,但他们的系统的最大问题是它太短视了。

周丽:国内舆论的立场就是这样。基本上,它们都有自己的预设位置。基本上,他们不能客观、公正、冷静地讨论问题。

繁殖者:我从来没有想过,当我在2007年开始考虑我的硕士论文时,我去了外国边缘学校,这已经成为当今世界的一个热门话题。我可能是中国大陆第一个接触到这个后凯恩斯主义团体的人。

程清焕:新自由主义就是要证明执政的合法性。所谓的经济学家总是被事实打败。例如,上世纪90年代初建议人们不要买房的经济学家批评了高速铁路的建设,并对政府债务的激增感到担忧。

杰夫:所以中国资本家很难影响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华尔街资本家入主白宫是很平常的事。

程清焕:有多少企业家梦想成为人大代表?

深池:了解经济学的企业主谈论MMT和新的基础设施插图1

中小微企业何去何从

朋友们分享了张军的演讲记录:中小微企业何去何从?讨论

宋宝强:文章本身的逻辑很清楚。政府鼓励中小企业,大企业也鼓励创新。中小企业都是脏活累活,本身就不值得拯救。即使是储蓄,也是需求不足的问题,解决需求问题才是根本。这似乎很合理,但一匹白马却不是一匹马,兔子永远也追不上乌龟是一种高价的诡辩。需求没有错,但它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得到解决。需求的恢复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全世界都面临着这个问题。根据这一逻辑,拯救任何人或解决需求不足这一根本问题都是不对的。至于创新,经济学家甚至不知道创新是怎么来的,信口开河。创新是一项系统的长期活动。科学是国家资助的,科学技术是大企业的研发,而产品创新往往是小企业的。当我们谈论创新时,我们谈论的是小企业。此外,小微企业的个体经营、创业渠道和创业小企业如果要分开。不要把它混在一起,然后说,纬度改变了,选择对你有好处的,然后得出一个疯狂的逻辑。如果是普通人,就像我说的这是不对的,每个人都当笑话。经济学家就是为此而生的,所以如果他们只是敷衍了事,那又有什么用呢?在鸟巢的掩护下,没有完成的蛋。这篇文章的真实背景对傻瓜来说是清楚的。再加上全球化的倒退、中美的脱钩、传统市场经济红利的枯竭,我们只有携手共克时艰,而不是以牺牲任何一个群体为代价。

程清焕:除了政府的引导和支持外,95%的中小企业都是由中国人民对物质剩余的孜孜不倦的追求所驱动的,这是农业文明的一个特征。当天空和大地失去控制时,人类的主动性就会被激发到极致。展望华东地区,与伪满洲国东亚GDP第一事件的存在。今天对小微企业的主观支持不如减少垄断和不公平竞争的明智引导。活着的人会活得更好。例如,互联网产业的野蛮增长和小微企业的新兴产业的快速发展可以在传统产业中复制。

宋宝强:我和很多中小企业打过交道。它们的生长就像野草在地里推挤石头。他们依靠自己的活力。政府对他们的支持更多的是让他们独处。一个社会的需求是多样化的,这就导致了供给的多样性。单纯的集约化标准化供给模式是不现实的。当然,如果把需求压制成扁平,单身就是社会的灾难。从积极的方面来看,基于平台的集约化经济模式大大降低了材料生产成本。摆脱物质需求的束缚,释放更多的人力资源,满足多样化的精神需求,是历史性的社会进步。无论如何,在这样的背景下,攻击小、中、微企业并抛弃它们,在我看来是高度黑暗的。保障民生就是要保证阿里和国有企业继续高利润?

贾玉良:如果你比较一下你在就业和税收方面的贡献,你就会知道你应该做什么来确保就业和人民的福祉。

介绍的参与者

龙百涛,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博士。20年的工程、技术、咨询、投资和金融科技领域的创业经验。曾就职于中国国际金融投资基金、同联数据、埃森哲、IBM等机构,并代表埃森哲担任上海证券交易所交易系统的首席设计师。国内第一部数字货币理论专著的作者。

Yoshinobu于律师。在2018年law 500亚太地区排名中被评为金融科技行业。新一代的律师。

他是一位年轻的经济学家和中信基金的研究员。

杰夫,私人所有者。

周丽,兰州财经大学金融学院副教授。

招募志愿者

数字经济公社。这是一个以国内优秀数字经济为主题的论坛,包括微信集团和公众号。在朱家明的指导下,由龙百涛博士带领。目前,它聚集了国内相关领域的学者、官员、专家和行业领袖约200人。AMPL;深潭及其他;中AMPL;数字经济公社。微信群聊记录片,意在学术探讨,激发思想火花。

条件:热爱数字经济,英语良好,表达能力强,态度积极,有社区合作和分享精神,读过龙博的《数字货币:从板岩经济到数字经济的传承与创新》一书。

工作描述:参与安排和维护;数字经济公社。微信组精华对话内容;参与数字经济相关文章的翻译、整理、研究和撰写;参与公众号的运作;参与论坛活动的组织协调;参与平台提供的其他公共机会。

有兴趣的读者请扫描二维码申请成为志愿者。

人已赞赏
新基建

中央“新西部大开发”文件:良好的加密货币挖掘,但更重要的货币价格

2020-5-18 15:28:00

新基建

摩根大通:CBDC威胁美元霸权

2020-5-24 18:43:4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