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立辉:数字货币可能重构全球货币体系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在题为“数字货币可以重构全球货币体系”的分享中,李立辉详细阐述了合法数字货币、虚拟货币和可信机构数字货币的发展历史和现状。他表示,从国际交易来看,中国央行尚未对数字货币做出具体安排,未来证券可能是数字资产

李立辉:数字货币可能重构全球货币体系

资料来源:人大金融科学技术研究所

李立辉,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学技术研究所专家委员,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区块链工作组组长,中国银行前行长。本文来源于李立辉在《人民日报》的现场分享。5月5日晚。在题为“数字货币可以重构全球货币体系”的分享中,李立辉详细阐述了合法数字货币、虚拟货币和可信机构数字货币的发展历史和现状。他表示,从国际交易来看,中国央行尚未对数字货币做出具体安排,未来证券可能是数字资产。

全文如下:

大家都知道,2009年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比特币问世时,几乎是沉默的。2019年6月18日,全球社交网络巨头Facebook主导的数字货币Libra登台亮相,旨在成为一个全球货币和金融基础设施,在不受华尔街和央行控制的情况下,可以惠及数十亿人。据称,中国央行的数字货币已经在一个小范围内开始试点,这也受到了高度关注。

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ersity)教授布莱恩·亚瑟(Brian Arthur)说:“随着技术的发展,经济结构将发生变化。那就是改变它的制度安排。那么,我们今天要讨论的是,数字货币是否会重建全球货币体系?笔者认为,采用数字技术的货币形式可以称为数字货币,可以分为法定数字货币、虚拟货币和可信机构数字货币。

法定数字货币

法定数字货币特别关注如何继承和替代传统的法定货币。笔者认为,具有法律地位、国家主权认可和发行责任的数字货币,构成了法定的数字货币,即中央银行的数字货币。

多国央行宣布最早于2015年和2016年启动法定数字货币研发。据我所知,由于数字技术在数字货币中的可能应用,包括共识机制、分布式账本等区块链技术,以及加密算法、对等网络等基础组件技术,这些技术还不能满足超级市场零售水平的高并发需求。因此,对于法定数字货币的基本价格结构,各国仍在论证和权衡,尚未做出最终决定。我们先讨论一个问题。我们如何评估合法的数字货币?在这一点上,业界的观点相对一致。

许多专家学者认为,合法的数字货币具有一些潜在的好处,例如:

首先,它可以节省现金流成本。特别是在边远广大地区以及跨境零售支付场景中,合法的数字货币可以有效降低现金流成本。同时,它有助于防止伪造,因为合法的数字货币很难伪造。

二是强化支付体系的公共属性,推广普惠金融和法定数字货币,为公众提供高安全性和流动性的支付工具。它不再需要商业银行的账户,甚至不再需要商业银行作为中介。

第三,它可以为数字资产交易提供端到端可靠的支付工具。在未来的数字资产市场中,我们可以利用智能合约和关键技术,按照约定的业务条款和适用的法律自动执行,实现价值的转移。

第四,可以强化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特别是在这样一个经济长期衰退的阶段,合法的数字货币非常方便地实施负利率等特殊的利率政策。

刚才,我们讨论了合法数字货币的潜在好处。专家学者也在评估合法数字货币的潜在风险和问题。有几个风险和问题:

一是可能削弱商业银行的初始信用能力和盈利能力。公共存款可以从商业银行流向中央银行。这样一来,商业银行被迫加息以获取资金留住客户,商业银行的成本也随之增加。

其次,可能更容易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只要合法数字货币的存款符合条件,就很容易提取存款,这将引发银行的支付危机,并引发连锁反应,可能助长系统性金融风险。

第三,在法定数字货币框架下,中央银行对货币市场的直接控制权更强。就法定数字货币而言,央行的资产负债表可能大幅扩张。但在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中,央行必须为商业银行提供更多的流动性支持。

根据央行官员披露的相关信息,本文对我国法定数字货币DC/EP进行了解读。

一是采用双层运营配送体系,继承间接配送模式

通过使用区块链等数字技术,合法数字货币可以直接由“央行公开”发行。在直接发行模式下,央行可以拥有对货币市场的绝对调控权和能力,可以直接吸收公众存款,这将限制商业银行的初始信贷能力。如果选择“央行-商业银行-公众”的间接发行模式,将继承现行货币市场运行机制和货币政策传导机制。

继承现行模式的好处是经济和稳定。一是不需要异地重建金融基础设施,有利于节约投资;二是不需要调整货币发行和管理方式,有利于风险控制;三是不需要将货币发行方式的不同特点联系起来,有利于稳定市场。

二是采用并行技术路线,坚持央行管理模式

有人认为,现有的区块链技术无法满足超级市场零售业的高并发需求,因此目前宜保持技术中性,不依赖单一技术。我们可以利用“赛马”机制竞争技术路线,指定不同机构采用不同的技术路线进行并行研发,通过技术竞争和市场选择,优化法定数字货币体系。

中央银行要坚持集中管理模式,确保货币政策传导机制的可靠性,确保货币调控的效率,防止金融机构过度发行货币。央行对智能合约持谨慎态度,但可能支持应用有利于货币功能实现的智能合约技术。

三是采用“账户松耦合”方式替代货币m0

微信支付、支付宝等电子支付工具采用“账户紧耦合”方式,绑定银行账户,通过银行账户转账。在实名制账户管理系统下,匿名支付的需求无法实现。合法数字商品可以采用“账户松耦合”+电子钱包的方式,实现无银行账户的端到端价值转移,减少与金融中介的交易环节,在央行允许的范围内实现可控的匿名支付。

目前,中国法定数字货币的设计可能仅限于替代M0,即流通中的现金,而不是狭义货币M1和广义货币m2,这取决于对中国实际市场需求的判断和M0、M1和m2的数字化程度。

在中国,微信支付和支付宝应用数字技术,构建了基于信任链接的支付和生活服务平台,突破了传统支付模式,实现了10亿级的线性链接。微信支付、支付宝占据零售支付市场,现金和ATM交易量持续下降。银行卡成为微信的支付卡和支付宝的账户卡,又回到了大的支付市场。

从理论上讲,我国设计的法定数字货币可以从网络和银行执行的价值转移中分离出来。但能否取代传统的货币形式和新兴的电子支付工具,成为主要的货币形式和支付工具,最终取决于四个关键因素:更高的效率、更低的成本、具有商业价值的经济规模、具有社会认可度的可靠性和安全性。

虚拟货币

如何定义公共区块链社区的硬币或代币?有的强调数字技术的特点,称硬币为“加密货币”;有的强调金融属性,称代币为“代币”

我的肤浅观点是,如果我们同意货币的本质是“关于交换权的契约”,我们就应该强调交换权的经济支持和金融属性。

硬币或代币不仅成为虚拟社区中的价值标记和支付工具,还可以与法定货币进行交易形成交易价格,具有金融工具的属性。因此,将硬币或代币定义为“虚拟货币”可能更为合适。同时,如果虚拟货币不具备合格的发行责任主体、实物资产支持和充分的信用背书,则应明确虚拟货币不同于法定数字货币和可信赖的机构数字货币。

近两年,虚拟货币涨跌不一,价格暴跌。有的在开采,有的在投机;有的在赚钱,有的破产;极少数被允许成为证券,多数涉嫌非法集资。

从2014年到2018年,虚拟货币市场存在一些衍生模式:

一是虚拟货币上市融资ICO,2014年达到2600万美元,2016年突破2亿美元,2017年上半年突破12亿美元。事实上,中国占了30%以上。Ic0属于众筹,未经批准可能涉嫌非法集资;

二是分币发行。比特币采用分散式架构和有限块规范。随着时间的推移,采矿业对计算资源的需求越来越大,因此网络中的拥塞问题越来越严重,交易成本也越来越高。针对不同的兴趣和不同的技术解决方案,比特币界出现了分歧。因此,自2017年以来,出现了一些分门别类的货币,包括比特币现金、比特币黄金、比特币钻石等;

第三,稳定货币。正如刚才提到的,虚拟货币的价格总是波动的,所以所谓的稳定货币在这个时候突破了地球。市场份额较大的稳定货币是美元。他们的公司声称遵循与美元挂钩的1:1储备,这完全是由美元的实物资产支撑的。但是,据我了解,他们的账目不够透明,缺乏权威的监督,特别是世界知名会计师事务所不愿意为他们审计。所以我认为有一些信用风险。

业界对虚拟货币的批评很多,可以概括为“虚拟货币”有很多虚拟货币,没有真正的东西。我不完全同意这种观点。我认为,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的增长实际上有经济原因,包括:

一是虚拟货币的生存土壤。实质上,“分权”结构的公共链属于自律的自组织、网络共识的治理机制和发行虚拟货币的激励机制,是参与者认可的等价物和支付工具。

二是虚拟货币的市场需求。虚拟货币交易可以是匿名的、跨境的、难以控制的。它不仅可以用于公共连锁社区,还可以用于灰色和黑色交易。它可能成为资金非法流动和投机交易的工具。在全球“黑暗的互联网市场”中,出现了枪支、色情等非法交易,其规模难以衡量。因此,需要难以控制的“地下”和“地上”支付工具。

第三,虚拟货币的投机市场。例如,一个大的比特币账户掌握在少数人手中。据估计,比特币的40%由大约1000个账户持有。这些“关键少数”位于食品链的顶端,可能会操纵市场,控制价格,使市场上的散户“削尖韭菜”,损失惨重。

虚拟货币的技术缺陷来自于分散的公共区块链架构。在这种架构下,整个网络的验证需要大规模的数据同步,每个节点的操作能力需要达到标准和平衡。因此,比特币和以太坊都还没有解决交易效率和规模的问题。

第四,虚拟货币具有造币成本。例如,比特币是通过挖掘生成的,挖掘必须依赖特定的算法来计算哈希值。经分布式账本系统确认后,采矿成本包括电费、工资、折旧费、租金和维护费。据估计,挖一个比特币的成本约为3000-4000美元。

虚拟货币的经济缺陷在于缺乏足够的实物资产支持和信用背书,价值不稳定,投机行为严重。2018年,比特币跌至3158美元的底部,比最高价格低84%。全球虚拟货币总市值从年初的8350亿美元降至1100亿美元,跌幅近87%。比特币在2019年继续波动,9月下旬7天内跌幅高达22%。

基于经济因素,虚拟货币也会生存和发展,扩张领土的潜力很小,而且大多数只能停留在一个角落。未来,虚拟货币赖以生存的区块链底层技术创新能否突破大规模应用的瓶颈,虚拟货币运行机制的更新能否解决价值稳定性问题,就有可能进入大众化的交易和支付场景。

可信机构数字货币

我把可信机构(包括金融机构)的数字货币称为可信机构的数字货币。合法的数字货币因其法律地位和国家主权的认可而值得信赖。为了“值得信赖”,任何其他机构的数字货币必须具备以下品质:

与公共信托机构的信用背书;

具有商业价值的客户规模;

高效可靠的金融交易和收支平衡;

提供可审计金融资产支持;

行政许可的市场准入。

获得发行数字货币行政许可的金融机构包括高盛(Goldman Sachs)、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和瑞银(UBS)等跨国银行。数字货币库的目标是成为一个不受华尔街或央行控制的金融基础设施。这让天秤座从一开始就面临监管压力。在10月14日Libra协会第一届理事会召开之前,维萨、master、stripe、eBay和paypal等支付巨头宣布退出该项目。那么天秤座的破坏性潜力是什么呢?

首先是联合成立行业巨头,覆盖庞大的客户群。以Facebook为首的Libra目前共有22位联合创始人,包括在线支付、电信运营商、在线旅游、在线出租车、电子商务平台、流媒体音乐平台、在线奢侈品平台等,这些联合创始人仍能为Libra提供足够的信用背书,覆盖全球20多亿客户群。

二是应用数字技术建设独立的金融基础设施。Libra应用联盟区块链的分布式对等架构,隐私计算技术保护数据隐私和数据安全的应用,Calibra电子钱包的应用,提供了一个可以覆盖世界各个角落的点对点、端对端的交易和传输平台,不再需要银行或第三方支付机构。

三是以硬资产为支撑,保持独立数字货币的价值。天秤座协会会员的投资和用户购买天秤座法定货币将成为支撑天秤座价值的储备。Libra利用外汇储备进行低风险和低回报的投资,这些投资与低波动性的实物资产挂钩,以保持价值稳定。天秤座将是一个独立的数字货币锚定的法律投标。

去年,我对他们白皮书的1.0版做了一些研究。我认为Libra要想真正达到西方国家的市场准入门槛,必须解决一些重大问题,包括:

首先,我们必须验证技术平台的效率和可靠性

二是经营模式的可行性和透明度;

第三,财务合规控制的路径和可信度。

如果Libra在瑞士注册,能够得到世界各国政府金融监管部门的认可和批准,我认为关键是美国。近年来,美国在数字金融领域采取了一些措施,如近年来发行了数字货币牌照和电子钱包牌照。在法律上,似乎没有足够的理由简单地拒绝天秤座的申请。但面对金融监管机构、央行和政界人士的质疑,天秤座如何突破所有这些障碍?

我们看到,在过去的10个月里,Facebook一直在两方面努力,似乎取得了一些进展。我问你,除了法律法规,还有什么可以打动美国政治家和美国政府有关部门?我认为这应该是国家的经济和金融战略。2019年10月23日,在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6小时的听证会上,Facebook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强调了四点,包括:

首先,天秤座并不是一种新的主权货币,它只是一个全球支付体系,美元在储备中的比重最大;

第二,它将扩大美国在金融领域的领导地位和全世界的民主价值观;

第三,如果美国不创新,就无法保证全球金融领导地位;

第四,在技术创新方面,中国的部分支付基础设施领先于美国,美国必须建立更加现代化的支付基础设施。

这些话很挑衅性。我在去年10月提出,美国近年来已经发行了数字货币牌照和电子钱包牌照。在法律上,似乎没有足够的理由简单地拒绝天秤座的申请。如果美国试图夺取数字货币的全球霸权,它可能会给Libra行政许可附加限制性条件。比如,要求天秤座提高美元在天秤座锚定的法定货币篮子中的比重,以满足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要求天秤座遵守反洗钱、反恐融资和反逃税的法律规范。

2020年4月6日,Facebook发布了Libra 2.0版白皮书,在满足政治要求和适应金融监管规则方面做出了巨大努力,迈出了一大步。

Libra

第一,加强美元的货币霸权。Libra将增加一种新数字货币,即锚定单一合法数字货币,如美元、欧元、英镑等,同时发行全球数字货币Libra。我相信天秤座事实上会成为美国在数字经济时代继续推进美元霸权的工具。

二是强化财务合规标准。Libra声称它在未来将不再采用分散的技术架构。Libra承诺,将在全网范围内建立全面的金融合规和风险管理框架,建立反洗钱和反恐体系,遵守严格的制裁和防范非法活动标准,打击各类金融犯罪。 ;

我们可以看到,如果天秤座在2019年还是有点让人震惊的选秀,那现在应该是建设和建设的蓝图。

超级主权数字货币

天秤座对现有的货币体系提出了前所未有的挑战:超越国家主权,霸占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超级主权数字货币可能从根本上重建全球货币体系。

首先,它可能会影响主权货币的地位。金钱作为一般等价物的地位,实质上取决于公众的信任,“合法”只会增强公众的信任。壳牌成为原币并非出于“法定”,而是公众认可的等价物。如果落后国家和弱国遇到重大经济困难,主权货币可能会失去人民的信任,取而代之的可能是超级主权数字货币。一般来说,一个繁荣国家或联盟的主权货币不会退出货币阶段,也可能成为超级主权数字货币的锚定对象,但货币地位可能会从一级变为二级。

其次,它可能重塑货币霸权的地位。超级主权数字货币的霸权地位将取决于覆盖范围、用户规模和实物资产规模。世界上可能有几个平衡的超级主权数字货币体系。全球流通的超级主权数字货币可能不再有明确的国家标签,最重要的是全球商业信用和数字信任得到公众的认可。

第三,有可能形成一个横跨商业银行的金融体系。这种数字货币Libra很可能演变成一种超级主权的数字货币,形成一个可以覆盖世界各个角落的金融基础设施。因此,可以从支付结算入手,逐步进入储蓄、融资、投资、保险、资产交易等领域,渗透群众经济生活,全面争夺金融业市场。

四是可能影响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如果人民币不融入全球数字货币体系,未来可能削弱其影响力。

总之,数字货币可能会对金融模式和货币体系进行重组。这是一个真正的挑战,也是一个未来的机遇。我们在这里该怎么办?有三点:

首先,数字货币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金融业的数字化转。因此,基于数字金融的可持续发展,我国应加快数字金融体系建设,加快建立数字信托机制,制定数字货币发行、数字金融市场监管、数字货币监管等数字金融体系受信任的机构和虚拟货币的监管。

第二,未来数字货币将在全球数字经济竞争中发挥关键作用。研究中国主导全球数字货币发行的可行路径和实施方案是十分必要的。

三是密切关注数字金融技术国家标准的研发,加强国际监管协调,促进数字金融监管共识,建立统一的数字金融国际监管标准。我们要积极参与,争取国家的声音。

Libra

互动:

Q: 中国的法定数字货币会与黄金挂钩吗?

李立辉:我了解到,目前情况并非如此。我国的法定数字货币,实际上是我国的传统货币,即人民币的数字化,是货币的数字化形式,与黄金没有直接联系。

Q: 法定货币会取代或驱逐纸币吗?

李立辉:从长远来看,我认为有可能逐步取代、取代甚至驱逐传统的法定纸币。就像我们用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一样,我们的现金越来越少。不过,我认为这种情况不会在短时间内发生,比如3年、5年甚至10年后引入合法的数字货币。这是一个逐步取代或驱逐的过程。

Q: 我能买比特币吗?

李立辉:刚才提到,近年来,比特币暴涨暴跌,有的投机,有的赚钱,有的破产,所以我要提醒大家,投资有风险,比特币投机的风险更大。你进入市场时必须非常小心。

Q: 央行的数字货币能进行国际交易吗?

李立辉:跨境点对点、端对端、大规模交易,这就是数字货币的能力。当然,对于中国法定数字货币能否进行国际和跨境交易,央行也没有做出具体安排。

Q: 未来的证券会被标记化吗?

李立辉:未来的证券可能是数字资产。在未来的数字资产市场中,会有一些证券等金融工具采用数字化的方式,因此我们应该进一步研究未来数字市场的建设和发展,这是另一个大问题。

原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Ak0mkVZIRoIPmVOD6jawyg

人已赞赏
头条

李林:区块链数字身份将成为大家信任的基础设施

2020-5-22 23:17:44

头条

摩根大通:央行数字货币将削弱美国地缘政治影响力

2020-5-22 23:19:4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