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加密热潮降温时,中国互联网风投开始进入局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就连金沙江风险投资公司也开始了解加密技术。

记者了解到,近期金沙江创投、光速中国、北极光创投等多家创投基金都在关注加密赛道。国内互联网风投开始进入加密领域。

早在今年4月,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小虎就公开表示,“对我来说,我可以把一小部分资产买进比特币,这可以算是资产配置。”。他认为,“当我们看到数字货币的实际应用场景,比如开始基于以太坊的贷款,比如DeFi(去中心化金融),我们相信数字货币还是可以预期的。”

朱小虎在2018年还表示,金沙江和自己不会参与任何ICO项目,99.99%的ICO项目是恶意欺诈。

作为风投界的“明星投资人”,朱小虎在滴滴、恩莱莫、小红树、盈科等高增长的互联网行业成功捕捉到了“独角兽”。他以独特的眼光和“化石为金”而闻名。从对ICO的质疑到对DeFi的认可,他对加密行业创新理念的态度可能反映了行业的不断成熟和未来技术创新的趋势。

如果你想到近年来加密行业全球顶尖风投的快速进攻,金沙江的关注就不难理解了。毕竟,目前世界顶级风险投资公司中从事加密行业的并不在少数。

今年5月,曾投资Facebook和twitter的硅谷传奇人物安德烈森•霍洛维茨(Andreessen Horowitz,a16z)被披露将筹建规模超过22亿美元的第三只加密基金;收购阿里巴巴、滴滴和keep的软银也在布局加密产业,投资一家巴西加密货币基金公司;IDG资本在中国投资了360、百度、腾讯、美团、品多等500多家互联网企业,在加密行业的攻势从未停止过,旗下知名的加密项目CoinBase、imtoken、ripple等都被纳入其中

一个更重要的里程碑是,今年4月美国授权的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Base在纳斯达克成功上市,这为一直对加密行业合规性持怀疑态度的国内投资者打开了新的可能性。

随着消费互联网野蛮增长时代的结束,国内互联网产业发展所依赖的人口红利逐渐消失,获取客户的成本不断增加,流量不再容易获取,移动互联网市场趋于饱和。中国互联网风投,谁是习惯了飙升,现在不得不把注意力转移到其他地方。

当合规渠道打开时,加密是一个不容忽视的诱人蓝海。

大部队开始进驻

变化总是悄悄开始的。突然间,资深币圈投资者开始受到互联网风投的青睐。

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收购的去中心化数据分析平台DAPP review创始人牛凤轩向节奏证实,他将离开币安,加入由中电投、品多多等互联网公司组成的风险投资基金Sky9 capital,成为crypto track的合作伙伴。云九资本创始人曹大荣曾担任光速创投董事总经理、中国创办人。正是他把比特币首个“安利”给了币安的创始人兼CEO赵长鹏,给了我们以下的故事。

曾拍摄过snh48、米薇传媒、人人视频等明星项目的陈跃天,曾是辰海资本合伙人、火风资本创始人,近半年来也开始投资加密项目。他告诉节奏,现在很多知名互联网VC都在关注加密的轨迹。

记者还了解到,一家投资滴滴的国内一线人民币基金也在考虑设立专门的加密基金。

从加密行业近期公布的融资情况来看,也可以看出国内互联网风投的兴趣正在增加。

今年3月,去中心化化加密钱包imtoken宣布完成由启明创投牵头的3000万美元B轮投资,IDG资本、新投资者布雷耶资本、hashkey、Signum capital、龙陵投资、SNZ和复星集团联合创始人梁新军参与。

今年5月,加密金融机构支付宝金融宣布完成4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万象资本(博宇资本旗下早期基金)、红杉资本中国、百业资本、老虎全球基金、蜻蜓资本等顶级机构参与了融资。其中,万益资本、百业资本和老虎全球基金均率先布局亚洲加密资产金融服务。在此之前,支付宝金融已经完成了两轮融资,包括正格基金、光速中国、科银资本、NGC等。

就在6月21日,全球加密金融服务提供商琥珀集团宣布完成1亿美元的B轮融资。华兴资本领衔投资,老虎经纪、老虎全球基金、arena holdings、tru arrow partners、云久资本、DCM ventures和Gobi partners,以及Pantera capital、CoinBase ventures和blockchain.com等a轮投资者参与。

除了红杉资本中国、光速中国等之前参与过加密跟踪的机构外,节奏从多方了解到,源投、亿凯资本、精卫中国等互联网风险投资基金最近都在学习加密,透露出他们在这一领域的兴趣和意图,而传统的VC正真正进入加密行业。

陈跃天说:“然而,大多数互联网风投仍处于观望阶段。”。

虽然院校正在进入,但对相关人才的需求可能并不巨大,如今的互联网组织更倾向于慢慢学习。他们的节奏并不激进。一个组织只能招募一到两名副总裁或以上的人员,并且可以保持整个轨道。”SNZ投资合伙人弗兰克·李说。

除了看项目,一些互联网风投还选择了一种更隐蔽的方式——直接投资区块链资本。今年年初,红杉中国宣布将成为蜻蜓基金的战略合作伙伴,并完成对蜻蜓基金的投资。据官方介绍,蜻蜓(dragonfly digital capital)是一家专注于区块链行业的风险投资基金。基于VC的长期价值投资策略,重点对区块链技术进行深入研究,通过投资早期项目,布局全球区块链生态系统。

蜻蜓基金创始人冯波是一位传奇的资深投资者。他于2005年创立联创策远,并投资于迅雷、ppstream等一系列移动互联网产品。后来,他在区块链产业早期创立了蜻蜓资本,成为中国著名的区块链风险投资基金,以太坊创始人维塔利克·巴特林、美团CEO王兴、大众点评创始人张涛是四位“大神”,被誉为“币圈最强玩家”。他们的投资项目包括1inch、compound、cosmos、dydx、near等近年来火爆的公共链和DeFi项目。

比特币图片来自互联网,摄于2019年蜻蜓密码峰会,从左至右:沈南鹏、冯波、沈伟伟、王兴、张涛

沈南鹏在合作说明中表示,“依托区块链底层技术的深入研究和积累,蜻蜓团队不断探索产品和技术的创新布局,有效配合资源,积极培育该领域的企业家生态,在开发中赢得了良好的声誉。”

很多VC同时动作,一个加密风口还是会打。然而,清平之末开始刮起了大风。追溯中国互联网风投进入密码运动的原因,仍然离不开大洋彼岸的另一个大陆。

风投也FOMO?

fomo的全称是怕错过,是指总是担心错过或失去某样东西的焦虑,也称为“怕错过”。

在投资行业,fomo情绪非常普遍,VC也不例外。

在中国互联网风投还在现场的过去三年里,“美国的a16z(Andreessen Horowitz)和USV(Union Square ventures)等机构长期投资加密项目,过去几年也一直在投资加密项目。中国的风投已经落后了,现在只能迎头赶上了。

在美国众多专注于加密轨道的风投公司中,最吸引眼球的当属硅谷顶级风投机构a16z。凭借其咄咄逼人的风格和雄厚的资本实力,它迅速拓展了自己的地盘,并占领了一系列令人瞩目的企业,包括Facebook、twitter、GitHub和clubhouse。在加密货币世界,a16z是一个早期的冒险家。该公司在硅谷办公室的墙上贴上了比特币白皮书。它在加密领域已经有七年了。坚持“长期投资”和“全天候投资”的投资理念。它押注于加密行业的顶级项目,如CoinBase、Uniswap、Solana、makerdao、dfinity、Chia等,已成为业界无可争议的“风向标”。

与资金方向互补,国外加密产业的创新项目在过去几年也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在全球数十家领先项目开发商的共同努力下,2020年夏季的DEI(去中心化融资)和2020年底的NFT(非融资代币)成为本轮加密货币牛市的最大推手。以其创新的分权理念,创新了金融业和文化艺术业,成功吸引了国内外主流人士的关注。相比之下,近年来国内优秀的加密项目并不多。

美国风险投资基金不断承担风险,这一点在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同行中都有体现。

在中国,尽管加密早就与传销、洗钱、诈骗等负面标签联系在一起,但仍然无法抹去这个行业属于尖端技术创新,资金量大、利润丰厚的事实。在此之前,阻碍中国互联网风投进入的原因非常简单:合规退出和行业预期。

因此,CoinBase在美国成功上市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触发点。尽管目前美国加密货币交易所牌照比较繁琐,但获得合规牌照“大满贯”的美国交易所CoinBase仍在上市,这意味着该交易所在美国并不完全存在于黑暗之中。只要充分接受监督,就能“站在阳光下”。这也为其他美国加密货币交易所提供了完整的合规途径。例如,binance.us(币安 U.S.)和其他接受监管的美国加密货币交易所在未来将拥有无限的可能性。

BTX capital创始人Vanessa Cao说:“Coinbase让传统投资者看到加密交易所也可以非常合法地在纳斯达克上市,这意味着投资者拥有合法的退出机制。”。

我们应该知道,退出机制作为风险投资的重要组成部分,是风险投资产生利润的关键。如果没有这样的环节,风险投资的链条就会中断,就无法实现投资的增值和良性循环,也就无法吸引更多的资本加入风险投资的行列。

在传统的股票市场中,风险投资的退出渠道主要有IPO、股权转让、股权回购和破产清算。此前,在币圈,投资者退出的唯一途径就是解锁卖出代币,这难免有割韭菜的嫌疑。

即使在IPO退出机制下,在国内政策背景下,合规仍然是互联网风险投资公司考虑的一个重要因素,目前中国很少有互联网VC公司能够投资于密码本机(本土B股链)项目。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仍在关注互联网服务区块链项目,比如之前红杉投资的支付宝金融。”牛凤轩告诉吕东,“目前,大部分互联网风投公司还在进行股权投资。”

“基本面”向好

除了合规退出机制的变化,互联网VC进入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加密行业“基本面”的变化。

回顾2020年以来这一轮加密货币牛市的驱动力,除了新资本的大力支持和创新项目的不断涌现,我们很难忽视格雷斯等华尔街金融机构将加密货币与传统股票市场连接起来的努力,而这些创新的金融模式与美国监管提供的合规环境密不可分。

目前,美国的加密货币信托产品需要获得sec的批准。自去年以来,加密货币信托基金的GBTCETHe是向sec报告的产品。23家公司,包括著名的老钱家族的罗斯柴尔德投资公司(Rothschild Investment Corp)和由女性版“巴菲特”(Buffett)凯瑟琳•伍德(Catherine wood)创建的方舟投资公司(ark Investment),都持有灰度比特币信托。

比特币和以太坊的ETF产品也需要合规审计。比特币etf(交易所交易基金)允许交易员通过传统股市获得比特币交易渠道,从而无需在加密货币交易所买卖加密资产。值得一提的是,加拿大今年已经批准了3只比特币 ETF。其中,首只获批的比特币 ETF在上市当日的交易量超过965万份,首日成交额为1.65亿美元,远高于加拿大新上市ETF首日的平均交易量。

此外,全球著名专业交易平台interactive brokers CEO托马斯·彼得斯菲也表示,由于平台用户对加密资产交易的强烈需求,interactive brokers将在今年夏天之前推出加密资产交易服务。

海外加密货币合规业务的不断发展也使得国内同类产品蓄势待发。

今年6月,富图证券和老虎证券宣布进军加密货币行业的计划,计划推出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并表示正在美国和新加坡申请加密货币交易许可证。老虎证券CEO吴天华在电话会议上表示,“总体来看,客户对IPO的热情较去年明显降温。似乎他们的注意力转向了密码市场,尤其是在CONBASE上市之后。傅土牛牛的CEO Li Hua(YouthYe)也表示,未来香港和海外用户有机会直接在Futu牛牛平台上直接交易比特币。

无论是格力信托基金、比特币 ETF还是证券公司的加密交易服务,都在加密货币与传统股票市场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让普通投资者通过证券市场和证券服务获得购买加密货币的合法窗口,同时也让风投看到更多的合规投资机会。

除了搭建与传统金融界的合规桥梁外,加密行业的价值和前景也开始得到主流机构的认可。

2020年夏天,WiFi的浪潮给加密行业原有的标签带来了巨大的变化,Defi是激活加密市场的最大应用。其中的贷款、存款、挖矿和去中心化交易是金融基础设施的创新。互联网投资者可以了解这些项目,这吸引了更多投资者的关注。”陈跃天说。

弗兰克·李也转到了法律界。”DeFi和NFT的诞生让越来越多的互联网投资者看到了加密行业未来的可能性。我们不再认为币圈仅仅是一个泡沫。”

随着全球越来越多的大机构开始与加密货币“共舞”,主流金融业对加密的印象也发生了变化。与2017年相比,风投的投资心态也发生了变化。”从长远来看,很多互联网风投认为区块链轨道的投资风格会相对保守,不会那么激进。他们更多地考虑长期投资的合规性和合法性。这是一个好现象。”

作为一种颠覆性的金融创新,监管和合规也是加密货币行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每一个政策问题不仅划定了行业的发展边界,也为合规项目的发展壮大提供了安全环境。当前,在我国加密货币和比特币矿业监管严格的政策背景下,如何依法开展加密业务,既支持金融技术创新,又维护普通投资者的利益,已成为国内机构考虑的首要问题。随着美国、加拿大、香港等地开放加密交易平台和信托基金、ETF等牌照,VC的步伐正在加快。

周期变化与不变性

众所周知,受比特币减半的影响,比特币的价格每四年就会周期性波动一次。受比特币价格波动的影响,加密货币市场也存在明显的牛市和熊市周期性变化。在过去的五年中,加密行业经历了2017年和2020年的两次牛市,许多创新正在牛市中涌现。

纵观加密行业的发展历史,在2017年的牛市周期中,ICO是最著名、最“致命”的创新概念。国内许多互联网风投也积极参与其中,但大多以失败告终。

2017年,在以太坊创新的ICO模式下,中国掀起了ICO热潮,众多项目遍地开花,大量互联网VC进入市场进行激进投资。据统计,仅2017年10月至11月,区块链行业VC融资就达18.8亿美元,ICO融资41.8亿美元。

当时有人开玩笑说,互联网圈被区块链分为两大阵营:搞链的阵营和不搞链的阵营。

著名的“三点不眠族”是在市场的极度热情下诞生的。据悉,沈南鹏、正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龙陵投资创始人/美图董事长蔡文胜、满子基金创始人薛满子、快地出租车/樊城资本创始人陈伟星、天使投资人李笑来等当时齐聚一堂。徐小平还以“区块链革命已经到来,加速进入区块链时代”的宣言而闻名。

然而,当牛市周期在2018年结束,市场进入熊市时,投资者和散户将只剩下鸡毛。就像@callmewhy的尖锐评论一样,“国内的ICO项目很糟糕。没有一个能真正创造价值,也没有一个能真正实现。喷洒农药也和区块链挂钩,写小说也和区块链挂钩,直播视频也和区块链挂钩。”

“2017年,中国很多网民看到了财富效应,开始进入这个行业进行投资或项目。他们中的一些人可能在原来的行业做得不好,但只是看到了新的投机渠道。

可以说,2017年国内ICO已经偏离了比特币的根本意义和区块链的诞生。除以太坊外,国内大部分项目都涉嫌“造假”,给投资者造成伤害。当时市场极度狂热,国内打压ICO的政策可谓“拨乱反正”,煞费苦心地带来了行业的健康发展,维护了投资者的利益。

在牛市熊市转换中,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一种考验,投资者也不例外。退潮后,大家环顾四周,发现2017年自己都在裸泳,大多数互联网投资者没有赚钱就离开了市场,真正赚钱的人很少。”陈跃天讲周期时讲节奏。时隔四年之后,“人们逐渐忘记了这个行业。”

转向2020年至2021年的牛市周期,在DeFi和NFT的双重祝福下,加密行业赢得了更多国际公司、华尔街金融机构甚至一些小国的认可。这个行业不再仅仅被贴上“投机”的标签。更多的人相信加密行业可以改变未来的金融范式,成为开启Web3.0大门的重要基础设施。

随着合规退出渠道的开放和行业前景的日益光明,国内更多的互联网风险投资公司开始改变经营方式,重新进入市场。

“在这一轮中,好的国内机构已经开始转变态度,开始审视,并以安全的方式缓慢推进。”

最明显的是,他们意识到了加密行业周期的规律,开始买入它,熊市投资,牛市收获,这是所有投资者都认同的理论。事实上,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等都有周期,但它们的周期要长一点。”弗兰克李告诉节奏。

如果我们过去说“大家都把加密归为非法范畴”,现在“大家的态度都开放了一点,认为加密行业是一个可选的轨道”,陈跃天分析了VC的心理变化,“加密可能是一个可以推动变化的新事物。”。

当行业不再浮躁和投机,越来越多的机构着眼长远时,专业化、精细化成为必然的发展路径,现在加密行业有成熟的投后服务和做市商,这也保证了项目后期的成长性和流动性。”Vanessa Cao分析道。

随着行业成熟,组织开始布局,未来还有多远?”估计要过半年或一年,我们才能看到一个巨大的热潮。”陈跃天说。

从前,没有人相信出租车可以不招手就停在家里,滴滴做到了;从前,没有人相信食物能在半小时内送到家里。美团做到了。在过去的十年里,在这些改变生活的技术背后,风险投资是不可或缺的。在未来十年,区块链技术将改变人们的生活。这波风潮离不开VC的推动。

正如陈跃天在《星火预言2021》一文中所说:风投应该是一个非常浪漫和理想化的职业。

我们曾经投资于用沙子和人类未来制造芯片的公司。我们曾经投资于那些想把电脑搬到数千张办公桌的公司。我们过去投资的公司可以让世界上各种肤色和语言实时交流。

风投应该是为世界保留各种变化可能性的人。普罗米修斯着火了。风投应该是散播火种的人。

为TA充电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头条资讯

以太坊1559升级后的七大变化:什么能实现,什么将失败

2021-7-5 17:25:32

DEFI头条资讯

在DEFI一周年之后,14个链上数据图将向你展示DEFI是如何发展的

2021-7-5 17:29:3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