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闲鱼兜售电的小型水电站:他们的处境怎么样?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在电力行业,水电站有时被认为是一台不知疲倦的印钞机。但在四川投资小水电站10年后,张惠发决定在二手交易平台上以6000多万元的价格出售这座水电站。

第一财经记者调查发现,在闲鱼上出售的小水电站,不仅有张惠发。7月1日,记者在仙宇网输入“水电站”等关键词时,发现了几个待售小水电站的相关信息。这些小水电站主要分布在四川、广西、甘肃、云南等地。

记者联系了张惠发等3家卖家,他们表示“现在投资小水电越来越难了”

有人把这种转移与正在进行的整治虚拟货币“挖矿”行动联系起来,许多小水电站从“挖矿”中受益。不过,第一财经记者联系到的卖家均表示,出售是出于自身原因。小水电站初期投资巨大,投资回收期长,承受着不同的运行压力。同时,小水电站投资回报期长,目前环境保护的压力越来越大。

在闲鱼上卖水电站的人

这座小水电站由张辉发和另一合伙人共同拥有,位于四川省凉山州,总装机容量近9000千瓦。这几年,这座电站发电的一部分卖给了国家电网,另一部分卖给了当地比特币“矿”企,一年赚了几百万。但10年后,张惠发仍然没有收回成本。

根据国家发改委等部门的分类,装机容量在5万千瓦以下的水电站称为小水电站(俗称“小水电站”)。多年来,小水电站的投资主体大多是民间资本。

2011年,张辉发以8000万元从他人手中收购了这座小水电站,并将电站发电全部卖给了国家电网。但在2016年,他在电站周围建了一个比特币“挖矿”工厂,租给这里的“挖矿”企业,并将部分电力卖给对方。

比特币“矿业”公司售电的一个优势是电价高。从张惠发处获得的加盖公司公章的销售信息显示,小水电卖给国家电网的电价仅为0.189元/千瓦时,卖给比特币“矿”企的电价却高达0.30元/千瓦时。

自2016年以来,张辉发对国家电网的售电量一直在减少,而对比特币“矿”企的售电量却在增加。例如,2016年,该电站从国家电网获得460万元,从比特币“矿业”企业获得180万元,但到2018年,这两个数字将分别为270万元和410万元。

和张惠发一样,李成明也将电站发电卖给了中国南方电网和比特币“矿业”企业,“卖给中国南方电网的电价是0.26元/千瓦时,卖给比特币“矿业”企业的电价是0.32元/千瓦时。”因此,我们更愿意把比特币卖给“矿企”,他在接受中国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

李成明投资建设的水电站,总装机容量近200千瓦,位于广西柳州下的一个小冲沟里。因为装机容量小,他打算在仙玉网上以几十万元的价格出售。

虽然小水电站被认为是一台滚动印钞机,但巨大的初始投资和较长的投资回报期往往给投资者带来巨大的挑战。

以张惠发为例。2018年,他投资的小水电站总收入680万元。扣除20多名职工工资、企业所得税、设备维修费等费用后,利润为500万元。如果按此平均计算,这座小水电站近十年的利润总额将达5000万元。但即便如此,张惠发仍有3000多万元的银行贷款未偿。

陈立中告诉中国第一财经记者,小水电投资十余年,身边几位朋友不仅没能收回成本,还欠了不少债“我们是一个千元本,一个几十万元的企业”他说,“为了投资小水电,很多人还借高利贷。现在为了还贷,很多人不得不卖掉电站。”

为什么要卖?

为什么小水电站在闲置的鱼和其他平台上出售?有评论人士认为,这可能与国家近期对虚拟货币“挖矿”进行监管有关。

2021年5月21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第51次会议,明确提出“严厉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随后,内蒙古、青海、四川等省区相继出台了清理关闭虚拟货币“挖矿”项目等相关文件。

其中,在四川下发的文件中,中央在川发电企业和省级国有发电企业要进行自查自纠,立即停止向虚拟货币“挖矿”项目供电。同时,市(州)政府立即展开网式调查,调查发现虚拟货币“挖矿”项目必须立即关停。

根据《第一财经记者》接触到的卖家的故事,“矿业”确实为他们投资的电站做出了很大贡献。不过,张辉发和李成明都对中国第一财经表示,运行多年的水电站转让是自身因素造成的,与目前国家对“矿业”的监管无关。《第一财经》记者发现,事实上,仙游等平台销售小水电的信息已经有好几年了,不只是最近。

张惠发说,小水电出售的主要原因是他投资的房地产行业资金周转困难。而李成明则表示,之所以卖掉小水电站,是因为他不想继续管下去,尽管水电站一年有几十万的稳定收入。

与张辉发、李成明不同的是,陈立中在甘肃投资小水电站,只把电站发电的电卖给国家电网,上网电价仅为0.23元/千瓦时。但他这次出售小水电站的原因与李成明相似。合伙人中没有人愿意继续管理它。另一个原因是,他正与其他人合作,开设一家专门从事爆破业务的新公司。

陈立中还说,他们在小水电站干了十多年,现在五六十岁,需要回家照顾家人。而年轻一代则更喜欢去大城市。没有人愿意去这些小水电站所在的山林里。

对此,李成明也有同样的看法“现在,没人愿意常年呆在水电站。”多年来,李成明一直负责电站。他是一名50岁的员工,月薪4000元,在广西柳州算是不错的收入。但现在老员工要辞职回老家了。

“很多小水电站一般只需要一名员工来守护。一年四季呆在这样的地方,会让人感到很孤独,“有人说,每天水流急的时候,你不知道该和谁说话。”

小水电站“春天”不再

像所有的水电站一样,小水电站也取决于天气。降雨多的时候,电站发电量会比较大,投资电站的收入也会上升。然而,随着近年来我国电力逐渐过剩,水电站发电往往面临被弃的命运(俗称“弃电”)。

在2021年第一季度的网上新闻发布会上,国家能源局通报了2020年水电建设和运行情况,指出2020年我国主要流域“弃水”电量约301亿千瓦时,与2019年同期相比减少46亿千瓦时,“弃水”主要发生在四川,主要流域“弃水”电量约202亿千瓦时。

与大水电站不同,小水电站议价能力较低,“弃水”越严重,影响就会越大,“在大水电站面前,小水电站太弱”一位受访者告诉中国第一财经。

在中国,小水电站的春天是20年前。2002年,国务院批准“十五”期间在全国建设400个水电农村电气化县,与此同时,全国出现了“电荒”。从今年到2005年,浙江、广东、福建等沿海地区的投资者纷纷涌向水资源丰富的中国西南地区,投资兴建小水电站。

当时不少地方政府认为,小水电不仅带来了地方GDP和财政收入的增长,而且促进了地方经济的快速发展,解决了地方电力供应问题,是调整能源结构的新生力量。

但近年来,在环保的压力下,小水电站的春天不再。水利部、国家发改委、生态环境部印发的《关于整治长江经济带小水电工程的意见》,而国家能源局2018年指出,要坚决纠正中央环保督察和长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审计发现的小水电违法建设、生态环境影响等突出问题长江经济带,决定开展长江经济带小水电站突出生态环境问题清理整治工作。

此后,地方政府采取了相应措施。以四川省为例,据四川省水利厅2020年统计,四川省共有小水电站5025座,其中涉及整改的4774座,其中将整改1091座,整改序列3683座。整治搬迁共涉及审批、环境保护、取水许可、土地利用预审、林地征用(占用)、水生生物影响评价等程序6699个。

“四川有4242座引水发电站,导致部分河流断水。小水电站一直是制约四川河流生态的重要因素之一,四川省水利厅副厅长王华在2020年表示,“四川小水电站将严格整治。被列为预留水电站的,不符合要求的,责令今后整改;现在被列为整改,如果相关程序不能及时完善,他们也将被辞退。”

根据官方消息,张惠发所在的凉山州正像四川其他地方一样,大力开展小水电站的整治搬迁工作。

“我每天接到的电话太多了。”李成明在电话里告诉中国第一财经记者,“但只有几个人来看我。”

为TA充电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头条资讯

数字日元框架将于明年年底建立,或能重塑日本金融业

2021-7-5 20:42:43

NFT头条资讯

Twitter也开始关注NFT?

2021-7-5 20:47:2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