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离音乐家的新道路有多远?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出圈爆火以后,从来都不缺少充满财富效应的故事,从天价加密艺术NFT到数量庞大的星卡NFT,再到各种层出不穷的元宇宙游戏人物NFT。。。那么什么是NFT?每个人似乎都有自己的答案。没有必要普及基础知识,但不同的人对深刻理解有不同的看法。

CryptoC作为国内最大的NFT社区,汇聚了中国一流的企业家、创作者、投资者、媒体从业者和社区爱好者。它孵化了一个有特色的“时尚”美术馆,开展了两次探索NFT未来可能性的表演艺术实验,并举办了三次以NFT为主题的线下活动,在走过杭州、成都四个城市之后,我与线下社区的家庭成员见面

今后,我们将永远在路上,与社会同行。值得一提的是,密码研究部正在复兴。我们将延续三月的辉煌,推出“NFT项目讲座”、“NFT新风向”、“几个NFT”等系列研究专栏,为社会带来更多精彩的NFT研究文章。

本期文章为“NFT新趋势001”,主要分析NFT在音乐产业中的应用。

半数以上音乐人“用爱发声”

根据中国传媒大学音乐与录像艺术学院教授张峰岩教授的《2020中国音乐家报告》,目前,音乐家的音乐收入仍处于较低水平。52%的音乐家没有音乐收入,24%的音乐家音乐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不到5%,只有7%的音乐家音乐收入占100%。

只有7%的音乐家完全靠音乐为生,其中超过一半的人“用爱说话”。

此外,报告还显示,只有34%的音乐人愿意将自己音乐收入的50%投入到音乐产业下一步的发展中,音乐创作的收入很难弥补成本。同时,顶级流行的版权价值依然弥足珍贵,而腰尾乐手的作品却被忽视,音乐创作者个人之间的收入差距巨大。

数字音乐带来变革

然而,尽管音乐人整体收入较低,但QQ音乐、网易云音乐等数字音乐平台的出现,正逐渐增加着音乐人的平均收入,音乐产业的数字化进程已经悄然启动。

网易云音乐发布的《中国音乐家生存现状报告(2020)》显示,目前已有超过20万名音乐家落户网易云音乐,是4年前的10倍。2019年,平台原创音乐人作品数量将超过2730亿件。网易云将入驻数字音乐平台的音乐归类为原创音乐,并声称原创音乐的发展取得了与传统主流商业音乐相同的成绩:95后和00后音乐人占71%,Z一代成为绝对主力。随着女性势力的崛起,女乐手总数突破5万人,占总人数的26%,高于2016年的14%;三线及以下城市乐手占比接近一半,“小城镇乐手”比例大幅提升。

依托互联网,数字音乐正在打破年龄、性别、地域等限制,让更多有才华的年轻人有机会在音乐的道路上发展。

NFT离音乐人的新路还有多远?

网易云报告

以上数据来自网易云自己的报告。无论这一成就是否如报道那样辉煌,无论我们是否自夸,我们都只是从个人的直觉感受出发,不可否认,我们身边越来越多的新生代音乐人选择直接落户数字平台,发行歌曲,表达自己,获得收入,越来越多的人花钱在网上听歌。

事实上,张凤岩教授的报告也印证了这一趋势,91%的音乐家已经在数字音乐平台上落户,79.6%的音乐家已经在数字音乐平台上发表了原创音乐作品。由此可见,数字音乐已经成为音乐创作者发表作品的首选模式,也是公众收听音乐的主流方式。音乐家的平均年龄为24岁,16-25岁的音乐家比例高达60%。

音乐产业的三个阶段

我们不妨将近年来音乐产业的发展大致概括为三个阶段:传统唱片公司模式gt;;数字音乐平台模式-gt;;NFT音乐模式。

过去,流媒体平台对传统商业音乐的冲击是巨大的。在线收听大大减少了实体唱片的销量,再加上曾经非常流行的免费盗版模式,唱片公司不堪重负。后来,数字音乐平台越来越大。迫于利润需求,他们也发现这种版权模式很好用,于是开始配合打击盗版。拥有大量歌曲版权的唱片公司收回了数字平台的授权费,过着幸福的生活。

NFT离音乐人的新路还有多远?

2019年中国数字音乐产业链

当然,这种牵手式的合作并不像看上去那么温和,否则就不会有虾米撞倒。这两种模式仍在竞争。权力永远不会顺利转移。新国王总是在老国王的葬礼上加冕。为了留住用户,数字音乐平台不得不充实音乐库,并向唱片公司支付大量版权费。如果虾米落入拥有大量歌曲版权的传统唱片公司的包围之下,幸存下来的QQ音乐、网易云音乐等平台将迎来自己的数字时代。一方面,他们从传统唱片公司购买主流商业音乐的版权,以维持音乐库的容量;另一方面,大力支持新一代独立音乐人创作高质量的原创歌曲;另一方面,他们继续依靠互联网便捷的数字服务来吸引观众。

为了吸引高素质的音乐人,各大数字音乐平台纷纷推出激励计划。网易云音乐推出了“云梯计划”。2020年,网上支持收入将超过1亿元;B台先后推出“比力音乐之星计划”和“音乐上主培训计划”;QQ音乐在开放平台推出“亿元奖励计划”,并与B站合作推出“喝彩计划”,征集优秀音乐作品。

在这场流行对线下音乐收入的影响之后,网易云在其《2020年报告》中自豪地宣称,在数字平台上发展原创音乐可以与传统主流商业音乐并驾齐驱。考虑到71%的“95后”和“00后”音乐人已经落户数字平台,Z一代成为绝对主力,不难想象时间会站在哪一边,天平已经倾斜,胜利在即。

然而,数字音乐平台还没有来得及清理战场,新的NFT音乐平台即将到来。

数字音乐平台内卷加速

尽管数字音乐平台最终将赢得与传统唱片公司的战争,但它们面临着更多的问题。

数字音乐平台最大的问题是如何盈利。2018年腾讯音乐成功上市后,在解释腾讯音乐的商业模式时,对spotify+Facebook+YouTube的结合进行了描述:腾讯音乐在招股书中披露了收入结构,其中30%来自流媒体订阅、音乐下载和广告收入,70%来自生态系统中用户发送的虚拟礼物。除了广告收入外,用户直接支付流媒体订阅费和音乐下载费的收入占比如何?一个音乐平台70%以上的收入来自奖励,奖金本身就很奇怪。网易云音乐似乎看到了一个盈利的向日葵经典,赶上了抄袭操作,也选择了通过音乐社交网络的方式套现。先是在网上推出短视频,然后引入百度的战略投资,并在网上推出look直播。

这两家国内巨头的利润线无疑表明,数字音乐平台在允许用户直接付费购买音乐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数字音乐平台正试图颠覆互联网原有的免费服务模式,但如果数字音乐平台的所有基础设施仍然建立在现有互联网的基础上,用户如何改变直接付费音乐的习惯?我们不能在互联网的天空下有所作为。

其次,数字音乐平台面临着巨大的版权费用。虽然新一代音乐家创作了歌曲,包括许多优秀的作品,但仍有大量的观众有听老歌的需求。因此,多家数字音乐平台不得不争夺唱片公司的版权合作,上演版权战。腾讯音乐以3.5亿美元和1亿美元的股权获得环球音乐的独家版权,网易云音乐以2000万元的纪录获得蒲舒单张专辑《猎户座》的独家版权。

音乐家的焦虑

随着版权费的飙升和平台支持项目的大量涌现,音乐家的春天似乎已经到来。然而,音乐人所面临的环境依然严峻,他们依然焦虑不安。

著名音乐制作人张亚东说:“这个平台就是和唱片公司打包。唱片公司和个人之间的和解是另一回事。”

智湖用户“alter chat technology”写道,版权成本一轮比一轮上涨,大多数音乐人都未能获得实质性的收益。许多音乐家与唱片公司签订了“一锤子交易”,音乐出版后的收入几乎与音乐家无关。很多音乐人一觉醒来,开始跳过唱片公司,与版权人直接签订合同,但新人的永久买断还在进行,老音乐人的生存状态没有改变。网络音乐平台的兴起打破了唱片公司的垄断,也迫使一些唱片公司改变定位,收缩到服务机构,深度绑定网络音乐平台,甚至成为生态的一部分。网络音乐平台成为主导,音乐市场迎来巨变,唱片公司的霸主地位即将终结。但在话语权不平等的情况下,新的强者逐渐涌现。

根据苹果音乐的划分模式,平台和音乐人分为三七个点。国内的网络音乐平台也在遵循这一思路,但在实际探索中,口味逐渐发生了变化。失去唱片公司的音乐人在与平台讨价还价时变得越来越脆弱,持股比例往往是64甚至更低。为了流动和推广资源,他们往往要签订大量的协议,这几乎等同于签唱片公司。

如果反垄断后新的垄断胜出,我们在打什么?

NFT能给音乐带来什么?

根据网易云对平台音乐人需求的调查,曝光率和歌曲收入仍然是音乐人最关心的问题。因此,我们需要理性地分析NFT技术能给音乐产业带来哪些变化?

可以概括为:明确版权人,取消版权中介,降低版权交易成本,分享独立音乐人成长为知识产权的收益;NFT直接建立粉丝社区,NFT承载大量信息,支持多种场景;赋予音乐作品真正的所有权。

NFT和版权。在音乐版权战最为激烈的时候,网易创始人丁磊曾呼吁业界携手建立全国性的音乐大数据平台,实行单一音乐授权、下载收费的模式。此外,市场上还出现了各种“独立音乐财团”,成立第三方版权管理和授权机构。然而,就连丁磊的呼吁也于事无补。参与建立这样一个音乐大数据平台的利益相关者太复杂了。既然老房子的改善无济于事,不如选择一个新的网站,直接基于区块链平台搭建一个音乐NFT。

音乐人基于区块链平台创建音乐NFT,即利用区块链的公共账本属性记录音乐原创者,以展示版权,此记录人人可查,不可篡改。发行NFT的过程非常简单方便,省去了传统的音乐版权登记认证过程和版权代理机构。同时,由于NFT本身还是一种代币,可以通过区块链交易进行转让,因此也大大降低了版权交易的成本。同时,在音乐NFT之初,音乐家可以通过智能合约与买家达成协议,实现未来版权收入的分配机制。从而避免版权成本一轮比一轮上涨,大多数音乐人得不到实惠的局面。智能合约取代了唱片公司和音乐家签署的“一锤子交易”。音乐出版后,收入将长期与NFT挂钩。只要音乐家保留一定数量的NFT,他们就可以保留收入。独立音乐人的早期粉丝也可以分享他们偶像受欢迎的收益。

NFT作为一个开放的、可访问的完整信息证书,可以支持各种场景。首先,音乐家可以用NFT信息建立一个粉丝社区。他们已经有机器人工具来管理聊天组的访问权限,NFT的投票工具,NFT的门票或折扣票。。。音乐人可以根据自己的NFT作品玩各种把戏,并直接给粉丝送福利与他们互动。未来音乐产业的上下游环节可以基于NFT精准服务,根据各种条件选择所需的用户群,并空投或定向邀请给他们。

NFT作为存储在分散网络中的证书,可以避免传统平台服务器关闭带来的使用问题,让用户真正拥有与歌曲相关的数据和服务。对于普通用户来说,用心储存的音乐数据是否会丢失,购买的数字音乐专辑如何处理,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当虾米倒下时,通知用户可以在虾米手机应用的“服务停止公告页面”申请退款,具体歌曲列表转移方式另行设定。用户需要通过静态网页、Excel等形式导出歌曲列表中的具体曲目。虾仁作为一个有着良好开端和良好结局的大工厂,虽然最终得到了妥善处理,但始终是用户体验和安全的隐患。音乐家播放NFT,在链上记录原始音乐文件的URL,并将原始文件存储在分散的网络(如IPFs)中。这样,NFT真正归私钥控制器所有,用户可以在没有平台的情况下控制自己的音乐NFT资产。

NFT能否缩小音乐产业的贫富差距?

面对音乐产业的困境,许多音乐人将注意力转向区块链和NFT,希望能为音乐人找到一条新路。”区块链允许艺术家们在更大范围内控制他们的音乐和他们想要表达的东西

如今,NFT和音乐并不少见。在大洋彼岸,许多音乐家成功地发布了他们的音乐作品NFT:

在2020年夏天,studio Nouveau将推出其首张NFT音乐专辑“Audiovail”,专辑名为superrare;

2020年,知名电子音乐人deadmau5将在蜡像区块链上发布个人限量版NFT收藏卡;

2021年初,RAC的“大象之梦”NFT以70 eth的高价成交,打破了超稀有的销售纪录;

2021年2月,曾被列为全球100强DJ之一的3lau以116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其音乐专辑NFT;

2021年3月,美国摇滚乐队Leon之王在opensea的新专辑NFT上售出766.4 eth。

陈焕仁是中国乐坛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今年4月,陈焕仁在opensea拍卖了自己的新作,这是中国歌手首次以NFT的形式出售歌曲。他告诉cryptoc,“在自由平台贬低音乐价值的时代,我和我的同龄人过着非常艰难的生活。下一代音乐家一定会比我们更努力。NFT或许能为中国下一代音乐家带来曙光,但目前尚未得到证实。所以我决定做一只白鼠来测试NFT是否可行,以及它是否能在中国音乐市场站稳脚跟采访C俱乐部

随后,5月25日,著名歌手a组合发布了中国(大陆地区)首部基于蚂蚁链的NFT数字艺术音乐作品《水浒传》,并参加了阿里拍卖520拍卖节公开拍卖。此次NFT上链1小时,拍卖价格突破141711元,最终成交价高达304271元。

6月28日,易博宣布将推出陶喆首款基于微信的音乐NFT,这是一条意义深远的短消息,引起了市场的关注。

的确,音乐产业正日益与NFT融合,这正是许多区块链从业者期待的一天,最终开始登陆圈外各行各业。然而,目前流行音乐nft几乎都与IP有关,音乐人本身也有一定的知名度和流量,至少已经成名。NFT只不过是实现名人影响力的工具。它没有缩小音乐行业的贫富差距,留下了枯燥的拍卖记录。看来,对于中小音乐人来说,这还远远不是一种新的生存方式。

显然,NFT带来的变化不仅仅是让首席艺人有更多的销售渠道,而是利用NFT的独特性,为音乐家、歌迷和广播平台构建一个双赢的经济体系。

Rocki的经济循环系统

密码研究部仔细研究和体验了市场上现有的音乐NFT项目Rocki、audius和voise,发现项目实践是相似的。一般来说,平台币主要用于激励创作者和歌迷,而音乐NFT则用于分配音乐人和歌迷的收入。平台收入来自平台货币和NFT交易费用。以Rocki为例,拆除音乐产业区块链的实施:

作为一款音乐NFT平台产品,Rocki定位于以用户为中心的混合音乐流媒体平台和生态系统。目前,Rocki是智能链中最大的音乐平台。Rocki为观众、音乐创作者和平台的收入和支出设计了一条可回收的路径。本部分主要从三个参与者的角度探讨了Rocki的代币经济和平台激励。

NFT离音乐人的新路还有多远?

罗基经济循环系统简图

1.观众

观众除了听歌、做平台广告外,还可以通过设计歌单、参与众筹投资等方式获得收入。具体分为:

(1) 听众可以通过听歌曲获得象征性的奖励。为了推广新歌,一些创作者会设立更多的象征性奖励,观众可以大量听歌,多听新歌,获得更多的奖励。

(2) 在Rocki,订阅非平台的用户将间接收到广告(一次三次),他们在收听广告时将获得更多的象征性奖励。

(3) 当创造者发行众筹代币时,受众可以参与众筹。股票和收入将写入智能合约。歌曲发布后,观众将根据智能合约自动获得后续收入。

(4) 设计播放列表的收入,类似网易云的歌曲列表。通过设计个性化歌曲列表,您可以收取观众和制作者收集播放列表的费用。

(5) 参与促销活动和空投。

观众支出主要是平台订阅费、奖励创作者、购买音乐NFT、音乐爱好者预付订阅费。它可以分为三个部分

(1) 订阅平台服务,享受平台免费广告服务,支付方式分为法定货币和加密货币,选择后者支付可以有30%的折扣。

(2) 奖赏属于造物主。

(3) 向喜爱的创作者保证摇滚乐可以提前订阅。质押收入属于创造者,但石头可以按原金额赎回。

(4) 从艺术家那里购买NFT作品。

2.创建者

收入:

(1) 如果你发布歌曲,你将得到平台的奖励。平台订阅服务收入的70%和加密货币收入的80%将交给创作者。听歌的人越多,你得到的回报就越多。对于众筹发行的歌曲,收入按照智能合约分配给每个人。

(2) 公式为:y=x*m/L*t/365(其中y为创作者收入,x为观众认捐的代币数量,m为观众收听创作者歌曲的时间,L为观众收听歌曲的总时间,t为认捐时间)(3)接收广告。当广告是平台合作广告时,创作者可以在作品中得到奖励,受众也得到奖励。

(4) 销售NFT作品,收入为提前订阅5倍,下注订阅收入100%归属于创作者。

在支出方面:

(1) 新歌的推广、新歌的发布都可以设立高时听的奖励,以吸引观众听。

(2) 当广告是非平台合作广告时,相当于接受私人作品。创作者需要向平台支付一笔费用,用于回购代币和空投给观众作为奖励。

3.平台方

收入:

(1) 观众订阅服务费的20%归平台,观众订阅服务费的10%和观众订阅服务费的20%归平台代币回购

(2) 40%的广告收入用于平台。

在支出方面:

(1) 观众因听音乐而得到奖励。

(2) 买回代币以保持汇率稳定。

(3) 推广活动奖励、创作者支持、活动宣传。

(4) 空投,拉新费用。

NFT离音乐人的新路还有多远?

可见,整个系统对平台令牌的操作依赖性很强。通过令牌多通道流入流出路径的设计,利用令牌传递来加深创作者与粉丝之间的绑定关系。对于创作者,Rocki设置了作品收入和广告流量。虽然引入了质押等游戏方式,但本质上质押收益的多少取决于创作者的创作水平。

ROCKI只迈出了一小步

回到创作者本人,作为一名长期从事B站、网易云等平台工作的音乐人,笔者深刻认识到,利润仍然是专业创作者进入某个平台进行“持续”创作的最大因素。

当我们研究Rocki和其他音乐区块链平台时,我们会发现总是存在以下三个问题:

1.音乐NFT平台用户的初始流量来自哪里?

虽然目前的音乐NFT平台采用区块链技术减少中间环节,将更多的收入分配给创作者,但本质上是在解决收入转化过程中的问题。目前,影响收入的最大因素不是一次播出能赚多少,而是更多的付费播出量。事实上,即使在数字音乐平台如此普及的今天,观众对音乐的付费意愿仍然不高。即使假设区块链可以通过经济设计解决观众不愿意为音乐付费的问题,新兴的创作者平台项目在初期仍将面临巨大的问题——流量太少。

与Web2.0产品的不断完善相比,区块链产品不完善的功能设计和非常简单的交互往往会劝阻习惯于追求互联网产品高体验的用户,导致用户流量不足。一旦出现流量不足,无论代币经济有多聪明,一个女人不吃米饭就很难吃饭,创作者和平台也很难获得足够的收入。

Rocki的发展计划表明他们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因此第一阶段发展的主要计划是邀请艺术家定居并培养自己的新艺术家(他们总代币供应的10%用于奖励、艺术家收购和合作)。不过,为了避免版权纠纷,Rocki只与独立创作者合作。不过,独立创作者一开始粉丝并不多。他们能以较少的流量吸引独立音乐人,从而带来用户流量吗?

2.谁来解决传统音乐家的收入困境?

除了版权,目前的音乐NFT平台项目往往强调比Web2.0音乐平台更透明、更有利可图。但NFT真的能解决传统音乐家的收入问题吗?

我不这么认为。在目前的音乐市场中,生活在各大音乐平台仍然是独立音乐人的首选。真正有制作能力、实力和经营流媒体意识的音乐人(非粉丝)可以借助多个流媒体平台渠道盈利。但传统音乐产业从业者习惯了“签约公司—发歌、收公告—商演”的传统方式,认为这是他们获取收入的正规渠道,在数字流媒体的冲击下自然难以抗拒。试想,如果他们不能利用Web2.0的流媒体平台赚钱,那么他们能在需要更多知识和集成新的激励播放方法的NFT平台上赚钱吗?

3.音乐家真的能直接面对社会吗?

我完全理解并认可Rocki白皮书所描述的愿景,“消除不必要的中间人,在艺术家和观众之间建立直接的货币关系,从而使音乐产业的未来民主化。”但我担心的是,在消除中间人之后,音乐家真的能面对社会吗?的确,互联网掌管着经济,一切都围绕着流量。但独立音乐人能用多少精力来管理社区呢?如果需要保留必要的中介环节,边界在哪里?有哪些工具可以帮助艺术家与社区沟通?平台能提供哪些便利?

与社区治理有关的一切似乎都简单粗暴地留给了音乐家和歌迷。

后记

一般来说,目前的音乐NFT平台普遍面临一些问题,无论是创作者动机、内容发布、社区互动还是功能设计,在数字音乐平台上,经过无数产品经理的不断打磨,趋于完美。

目前,NFT音乐项目还处于初步探索阶段。在区块链框架下解决这些问题,提供互联网产品层面的体验,似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当然,令人欣慰的是,为了解决创作者、受众和平台之间的收入分配问题,音乐NFT平台借助代币经济,创造性地提出了更为合理、自洽的经济模式,这也是业界充满期待的原因之一。

为TA充电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NFT头条资讯

2021年上半年NFT销售额达到25亿美元

2021-7-8 20:43:49

头条资讯

市场波动幅度越来越小,越来越接近变盘

2021-7-8 20:50:4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