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业新秩序:大矿工出海,中小矿工何去何从?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在经历了最疯狂的半年后,中国加密矿业从5月到6月进入快速动荡期。在地方政府的抨击下,国内绝大多数矿山已经关闭,刚刚进入今年高峰期的矿工损失巨大。一些矿工在经济压力下抛售,也导致加密市场大幅回调。

现在,比特币开采消耗大量能源已成事实,政府的罢工已成定局。向清洁能源转应是矿业可持续发展的长远规划。目前,如何处理这些停工事故,最大限度地减少损失,是矿工们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出海以前是矿工们最有希望的出路,但经过一段时间的探索,出海之路并没有预想的那么顺利。与此同时,一些小矿工仍在想方设法留下来。

大多数中小矿工仍在等待出海

徐亮的近两万台蚂蚁S19采煤机已经停产至少半个月了,但他并不急于出海。

自相继出台关矿政策以来,出海是国内矿业界讨论的最热门选择。中国矿业龙头企业发展迅速。例如,建安云智宣布哈萨克斯坦将建立自己的矿业基地,第九城市宣布将收购加拿大比特币矿montcrypto,并投资另一家矿业企业skychain。比特币还投资在哈萨克斯坦建立了一座矿山,并转移了数千台挖矿机,剩下的机器将需要在“未来几个季度”进行运输。

但在实践层面上,矿山机械出海意味着面临着地方政策不确定、地方社会环境不稳定、矿山产能不足、运输成本高等诸多问题。就在最近,哈萨克斯坦颁布了一项新法律,将向加密货币矿工每千瓦电额外收取约0.0023美元的费用。

或为此,对于更多的中小矿企和矿工来说,观望仍是他们的主要态度。

许可矿区位于新疆和四川,负荷分别为25万千瓦和3万千瓦。比特币挖掘机是主要的,以太坊图形卡挖掘机也有少量可用。当地政府出台政策、关闭矿山后,徐亮也把目光投向了海外。

关于出海,允许值最多有两点,一方面是一定的地点或政府资源在当地,另一方面,权力必须足够稳定。目前,其团队主要集中在纽约和加拿大,而哈萨克斯坦和其他中亚国家由于社会保障问题未被考虑。

“出海一定要自己造。除非当地有负荷,否则不可能立即恢复运营,“目前,海外建新矿至少需要3到6个月,最长也要8个月。而建一个新矿井的成本大概六七百万。

“为什么我现在不急着出门,我要看看第一波枪声中躺着多少人”,近两万套蚂蚁S19不是可以轻易转移的资产,存在风险。可以等首批矿山企业反馈经验教训后,再对出海做出具体的选择和安排。徐亮和他的团队从2019年开始投资比特币开采,他们已经收回了资金。

类似的心态并不是孤立的。云计算平台易直采也在6月22日宣布,在四川小纳园平台矿井按规定关闭后,中国内地的矿机托管业务将无限期暂停,海外云计算业务将是下一步的重点。不过,在出海的具体方面,公告称:“易直采采取的战略是遵循行业龙头企业的战略,等待国内同行解决海外开采的相应运维等问题,然后出海以避免不必要的损失。”

一些中小矿工可能从中受益

由于国内大量矿机停产,截至7月6日,比特币网络日均算力降至96.49eh/s,已接近2019年底水平,大矿机企业漫长的出海之路或将延长比特币算力的回调周期。与此同时,一些原本处于弱势地位的中小矿工试图在这一时期谋求更多利润。

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告诉《链捕》记者,中国新增了很多小矿主,他们中的很多人以前可能是小矿主,也可能参与过大矿的联合开采,这些矿主之所以没有起来,是因为他们和大矿的成本差距很大。”这位资深人士说。

受全网算力低下的影响,比特币在全网的难度也相继降低。7月3日,挖矿难度下降27.94%,降至14.36吨,创历史最大降幅。如果挖矿难度降低,网络矿工的利益将增加,包括在电费方面相对被动的小矿工。

他补充说,由于去年全球芯片短缺,算力并没有增加多少。因此,即使是6年前的蚂蚁S9矿机,电费占比仍然不高。也就是说,市场上的矿工基本上“对电费不敏感”。即使采用0.6元的户用电价格,仍能盈利,而仓库租金和户用电价格较低,降噪成本相对于利润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北京矿机经销商庄老板也告诉链家,由于收入大幅增长,最近矿机的销量“仍在上升”。在此之前,神马M20、M21等市场上难以接受的车,近两天价格一直在上涨。与6月18日四川政策消息发布后的低点相比,价格有所反弹。

对于留在中国的小比特币矿工来说,计算权回调期的盈利上升趋势将持续多久,仍然是个未知数。据上述业内资深人士分析,在中国最新的调控政策下,未来的算力结构可能会变得更加复杂。

一方面,国内一些利用电力资源优势的小矿主,如利用小水电站或孤网电力操作矿机的小矿主,开采成本可能不低于国外的小矿主;另一方面,国内矿山建设相对便宜。据他介绍,美国等海外国家的矿山建设成本约为中国的4至5倍。

因此,这位资深人士预测,未来在国内小矿工中,电力成本低于5毛/千瓦时的小矿工,仍能在海外矿山扩建中占据一定的生存空间;电力梯度在5毛/千瓦时到1元/千瓦时之间的小矿工至少在去年有优势。然而,当海外矿业发展一年后,国内权力梯度的散户投资者仍可能面临被淘汰的命运。

以太坊挖矿机受到影响,但仍受到市场追捧

尽管地方政府主要打击比特币挖矿业,但由于四川等地的矿山有大量以太坊挖矿机和比特币挖矿机一起作业,许多以太坊矿工也受到影响。

廖浩去年11月成为一名矿工,他在四川省凉山州的国家电网水电站运行数百台以太坊挖矿机。今年上半年,货币价格一路走高。廖浩也跟着市场,以每套3万多的价格购买了数百台蓝宝石588新机。6月18日,四川省发改委发出退款通知后,同类采煤机价格降至1.3万以下,缩水幅度超过50%。

“挖矿机械贬值太严重了。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廖浩刚在三四月份还清了银行贷款50万元。目前,挖矿机已停用,现金流中断。”如果(挖矿机的价格)再下跌,那就真的是亏损了。但在这个拥有10多万台机器的大矿井里,廖浩的情况还是不错的。

“想想这里有多少人在做云计算。他们不得不借钱(买挖矿机)。他们的负担很重。很多人没钱还。廖浩说:“哭都来不及了。”。此外,今年刚“冲进去”的四五名小散户也损失惨重。当货币价格达到高点时,他们开始以三四千台的高价开采机器。开采不到三个月,他们立即被关闭。在廖浩的校园里,这样的人有几百多人。

目前,观望、“分散”开采已成为廖浩和同事的应对策略。一方面,他们在“审时度势”,看后续政策的执行是否会出现松动。与此同时,他们也开始将闲置的显卡和挖矿机交给游戏玩家或其他小散户投资者。无论执行情况有没有变化,廖浩心里都清楚,国内大矿山已不再占主导地位。

“尽可能跑”。即使情况没有逆转,廖浩打算找个地方让矿机继续运转。他自己的家、亲戚家、联合挖矿等都是考虑过的选择,或者你可以自己建一个太阳能发电厂,然后投入十几二十台挖矿机。”

廖浩还把重点放在了家乡的小水电站上。这座水电站位于广东河源,负荷500千瓦,私下报价300万元,光廖浩一个人承受不了。此外,在确定了调控政策的性质后,廖浩也担心家乡人的眼光:“现在他们说挖矿是违法的。如果那些不了解我们家乡人的人认为我们在做违法的事情,他们就完蛋了,那是不好的。”

廖浩自嘲道:“我们旷工的状态已经从昂首阔步变成了沮丧。”。

以廖浩的经验和对策为例,中国以太坊和小货币开采进一步分散化的趋势可能正在发生。成都一家矿机经销商的老板闵先生告诉链家,自今年5月国务院财委宣布要打击加密货币开采以来,矿机价格一路下跌,但销量并未受到影响。原因是以太坊和小货币挖矿机在市场上仍然很受欢迎。

这位闵姓老板说:“这么低的价格,矿工很容易卖。”。据他介绍,很多散户买不起价格高的矿山机械,只好观望。”现在该买机器了,他们终于可以挖了。这就是他们的心理,“比如挖掘莱特币的矿工蚂蚁L3+,最高售价8.9万,现在可以买到2000。

据这位姓闵的老板说,与比特币矿主相比,以太坊、轻币等矿主的电耗和噪音更低,所以一般家庭“放两三个矿主没问题”。由于比特币挖矿机能耗巨大,家庭住房无法承受负荷,容易造成停电。他们最近的销售目标大多是海外矿山。

与比特币miner的出海周期长、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难以恢复算力相比,以太坊miner的留守选择也使得以太坊网络算力略有下降,且恢复周期较短。据Etherscan数据显示,以太坊的日均算力在6月26日跌至3月份的最低值477535gh/s后,近日有所反弹。

目前,我国加密货币开采史上最动荡的时期已经基本结束,相关监管也没有放松的迹象,抱着侥幸心理的矿工们的希望已经破灭。随着未来比特币开采难度的加大,持观望态度的矿工的时间窗口最多不会超过半年。届时,新的比特币计算网格将基本形成。

为TA充电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DEFI头条资讯

DEFI融资融券的演变、必然趋势及副作用

2021-7-8 20:52:02

头条资讯

在挖矿难度创纪录下降后,比特币矿工的盈利能力可能翻番

2021-7-8 20:55:0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