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力的回归见证了矿业的“制度化”和“基础化”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在这种前所未有的算力迁移中,新的挖矿模式正在重建。”

尘埃落定后,矿场生态逐渐稳定。

根据glassnode 7月13日的数据,在过去一周,比特币的算力已经从最初的55%的下降恢复到了39%左右的下降。如果这种恢复率能够继续下去,就意味着大约29%的受影响的算力已经恢复了。

算力回稳 矿业「机构化」与「基金化」丨目击

在近半个月的数据中,比特币的网络算力正在继续收复颓势。从过去两天的数据来看,与6月27日两年来的最低值61.2 eh/s相比,目前已经触底反弹47.2%。7月10日,数据一度回到100 eh/s,底部反弹超过50%。

据blocklike观察,在算力逐渐恢复的同时,近年来矿机价格却反弹了近20%。在这些数据的背后,许多矿机找到了新的生存之地。当这部分矿机重新开始运转时,一批矿工的采矿生态将得到重建,新一轮的采矿周期将开始。

目前,矿业组织化、矿业资金化的趋势正在显现,新的矿业模式正在重构。

采矿:调整和回收

cryptocompare的数据显示,6月份加密货币市场总成交量下降了42.7%。

市场最不稳定的因素之一是中国比特币挖矿的全面退出。前两个月,四川、内蒙古、青海、云南、新疆等部分省份相继开展了比特币挖矿搬迁工作。在监管信息密集发布期间,比特币的算力持续下降,挖掘难度大大降低。2021年6月27日是过去十年(自2010年以来)最慢的一天,平均阻塞时间为23分钟。

在如此大规模的矿机停机后,比特币整个网络的算力骤降。与今年5月中旬的峰值相比,比特币的算力直接被削减。从矿场分布来看,5月中旬至6月底,主要面对中国矿工的头矿藏计算力持续下降。

在不确定因素下,开采难度调整成为市场重要的观察方向。据btc.com数据显示,7月4日,比特币开采难度在连续三次下降后,跌至近一年来的新低,跌幅创历史新高,这也成为比特币开采难度历史上最大的连续下降。挖矿难度的调整使整个网络能够吸收短期内算力急剧下降的影响,有效维护比特币本身的生态稳定。在这样的规模冲击下,比特币再次显示出它的生命力和灵活性。

最近几周,算力数据出现企稳迹象。据分析,约29%的受影响算力重新上线。主要原因可能是中国矿工的矿机已经完成了旧矿机的海外迁移和更新迭代。

此外,glassnode数据还显示,目前矿工净头寸变化指标已恢复累积状态。这意味着,来自矿工的抛售压力逐渐消退,更多矿工选择持有人民币,他们对人民币近期的表现持乐观态度。

算力回稳 矿业「机构化」与「基金化」丨目击

矿业组织与资金

这些数据只是一个缩影。曾经承载着全球60%算力的中国比特币挖矿已经走到尽头,矿机也相继推出。近年来,矿场登陆海外的进展频频传出。在算力趋于稳定之后,比特币地雷呈现出更加均匀的分布。

算力回稳 矿业「机构化」与「基金化」丨目击

 

据了解,目前我国矿业出海的选择主要在北美和中亚。

相对较小的矿主倾向于选择中亚。其中,哈萨克斯坦的选择相对较多。该地区靠近中国,能源充足,劳动力和成本较低。然而,它仍然面临着不确定的业务环境和政策风险

更多的大矿工选择美国、加拿大等地区,这些地区有着相对成熟的行业氛围。2020年下半年,吸引了大批矿场企业入驻,地方政策相对稳定。但由于税收等原因,北美地区矿场综合成本过高。

在这场算力的迁移中,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大矿业企业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大矿业企业早前就为该行业出海开采给出了解决方案。在以四川为代表的一些地区,大多数选择继续开采的矿主都选择了这些解决方案集体出海,避免了个人出海面临的各种问题。

同时,在出海需求不断增加的情况下,解决矿工困境的代价是昂贵的。有报道称,以目前国内矿场上千台矿机的规模,一个中小矿场仅仅出海装集装箱的成本就要近百万,而一个大矿场的成本就要上千万。

从另一个角度看,比特币开采的专业化、制度化、资金化趋势已经明显。

一位早期矿业企业负责人的投资者告诉blocklike,许多基于比特币的矿业基金在北美悄然流行。仅有一家矿业基金的规模约为1-2亿美元。使用的机器大多是数百吨的新机器,加密正在发展到50兆瓦以上。在这里,大矿企和资金方占据绝对优势,这样的门槛让小矿工望而却步。

大矿机械制造商早就意识到了这个机会。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几家主要的矿机械制造商提前安排了自己的海外矿场,将很大一部分矿机直接用于开采。”“销售矿机”已成为制造商在需要扩大资本再生产时的选择。目前,大部分矿机都已“资”了,即用自己的机器进行挖矿,并对基于挖的各种资金进行打包。

在美国,这些基金往往受到许多家庭基金的青睐。这些投资者往往购买这些基金的很大一部分,并持有相对较长的时间,周期往往超过10年。

矿业企业进入海外市场后,新的进入壁垒逐渐形成。据投资者介绍,以德州为例,这里水电站很多,甚至有些地方的价格也不到2分钱。然而,由于国内新矿主资金量小,竞争压力大,往往很难获得这样的核心资源。在资源不足的情况下,矿工也可以选择“大资金模式”,即规模较小的矿工选择投资于矿业龙头企业的矿业资金。

这将导致另一种挖掘“集中化”的方式。许多现象表明:在这一波移民潮中,小矿工被迫离开。

早在2020年下半年,随着市场上行、情绪高涨,比特币挖矿的制度特征已经显现。不久前比特币算力的迁移大大加快了这一进程。许多上市公司购买了比特币,为公司购买比特币并记账提供了很好的理由。比特币挖矿和持有可以成功地将比特币纳入资产负债表。在各种因素的影响下,大量机构蜂拥进入比特币挖矿,开始建设大规模的开采设施。

针对2017年牛市后的市场低迷期,专业机构推出了大量产品。由于矿机械制造企业生产水平下降,可交付的矿机械数量有限,行业内大机构和大企业在参与挖矿时,在合作、资金实力、基础设施、投资方式等方面,资本占主导地位,带来最大的营业利润。

或许可以预见,在多重因素的碰撞下,挖矿门槛逐渐被推高,小矿工直接参与已不再是一种方式。在一定程度上,矿业将越来越向大企业集中,流通将受到“巨鲸”的极大影响。对于逐渐边缘化的小矿工来说,开采将越来越集中在大企业,直接“采购”可能成为最后的原则。在这场史无前例的算力迁移中,没有真正的“赢家”或“输家”。比特币矿业的新趋势已经成为一种趋势,矿业正以专利、组织、资金的形式发展。

机构蜂拥进入比特币开采,开始建设

为TA充电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头条资讯

OKExChain Grant Hackathon已结束,28个团队提交了项目

2021-7-14 18:55:45

头条资讯

观察|Bit Digital 第二季度业绩:中国停止挖矿,共挖出562.9枚 BTC

2021-7-14 19:06:0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