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与虚拟时空:我们未来的技术与文明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2000年后,虚拟现实技术和计算机图形学迅速发展,游戏“第二人生”开始流行,这在学术界掀起了关于元宇宙的第一波讨论。今天,元宇宙被置于数字产业和未来世界的交汇处。作为一个高度跨学科的概念,人与社会关系的重构值得人文社会科学等更多领域的学者探讨。2021年6月,上海社会科学院互联网研究中心举办了“技术与文明:元宇宙、虚拟时空与我们的未来”研讨会,讨论了元宇宙的概念、未来路径、虚拟技术与人类文明的碰撞与火花。业内人士、科幻小说界人士和学术界人士从丰富的角度对其进行了解读,并对热的概念进行了冷思考。以下是对嘉宾精彩观点的回顾。

技术路径:技术和工具的演变是元宇宙的重要帮助

Roblox元宇宙社区创建新一代互联网

段志云:罗伯斯中国区负责人

我主要从技术的角度讨论元宇宙的概念。从20世纪90年代互联网的普及到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工具可以带来生产力的进步是不争的事实。我们称下一波升级为“全真实互联网”,这意味着物理和电子方法的集成,并致力于帮助用户实现更真实的体验。通往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的大门即将打开。

当我们不再狭隘地看待游戏时,我们会发现游戏正在成为一个“超级数字场景”,这使我们的生活创造者更有可能。未来的元宇宙仍然是通过游戏作为载体来实现的。一方面,基于游戏的元宇宙也需要有更强的社交能力。另一方面,有更丰富的方式来呈现元宇宙,比如混合现实。作为混合现实的物质载体,虚拟现实设备市场将在未来一两年成为热点。

平台技术有两个主要的发展方向:一是继续向云中投入更多的计算,减少本地计算;第二种方法是使用更简单的方法来获得更好的结果。无论是元宇宙还是游戏社交平台,它都必须与尽可能多的设备兼容,这是虚拟现实与现实无缝连接的基本要求。

为了使metauniverse成为可能,该公司需要做的是提供一个简单的技术平台。开发者在平台上为用户制作内容,用户在平台上携带自己的社交网络。这是metauniverse可以建立的基本业务模和核心周期。

游戏技术通往元宇宙之路

胡选:腾讯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为什么在这个时间点重新审视元宇宙?首先,我们从2019冠状病毒疾病转移到网络,其次是关键技术、工具和设备的成熟,包括人工智能技术、虚拟数字人技术、云游戏技术、AR/VR混合现实设备等。

我们这一代的互联网高度抽象和折叠了生活。下一代互联网更可能强调虚拟与真实体验的结合,将物理世界投射到虚拟空间,从二维时代发展到全息时代。通往全息时代的道路有两条:一条是从现实到虚拟,包括用激光雷达或其他图像采集方法制作的虚拟城市,以及人类虚拟化。二是从虚拟到现实。在游戏引擎的帮助下,艺术家、设计师和普通人可以产生高品质的艺术资源、互动和体验。

具体来说,游戏引擎有三个主要的核心功能:渲染、物理和动作。渲染级别将决定游戏的质量。物理方面是为了更好地模拟世界,如地面上雨水的积聚、建筑物的破碎等;第三,需要在引擎中生成虚拟场景中的人和对象的动画和动作数据。

游戏引擎正在构建向其他行业辐射的通用功能。例如,虚拟制作技术将解决传统绿屏拍摄在实时性层面上的制约变化;第二个是汽车和仿真行业,这有助于解决测试成本高、耗时长、风险高、场景限制大等问题。可以说,游戏技术为我们提供了一条通往元宇宙的道路。

人文思维:从时间两端—游戏史和科幻—再看元宇宙

现代西方鹅棋赛中的文明对话

余景东:南京大学政府与管理学院助理研究员

我自己研究游戏历史,所以我主要从游戏历史的角度来讨论元宇宙。当今游戏世界的一个重要特征是,它允许每个人从上帝的角度来玩文明史。通过模拟沙盘的逻辑,使不同时期的历史人物出现在同一场景中,必须遵循两条规则:1.时间和空间相对封闭,不能与现实联系。虽然现实系统和游戏系统有很大的相似性,但基本逻辑仍然是分离的。2.游戏将制定一个既定的游戏规则,这也是角色共存的前提,比如经典的“争夺圣杯”模式。

从“规则”的特征可以看出游戏或元宇宙的内部张力结构。meta这个词有无限接近一的含义,可以从两个角度来理解:1.游戏有一个共同的理论视界环境,游戏建立了一个玩家普遍认可的时间和空间。2.游戏走向意外的不确定性,这对玩家来说充满了订单变化和价值重估的可能性。

以17世纪的鹅象棋为例,鹅是象棋中最重要的形象,相当于“元”。我们还应该思考元宇宙中的“元”是什么?如何设置?这些都是值得讨论的话题。虚拟时空的最大好处是提供了价值重估的可能性。博弈是基于既定的秩序和意外的选择,形成一个有效合理的区间。玩家在这段时间内寻求新的游戏体验,带来了文明和价值重建与重估的可能性。对于元宇宙的概念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地方。

宇宙与科幻小说的未来

陈立凡:科幻作家

我主要从叙事文学的角度来展望元宇宙。科幻小说潜在的世界观结构是基于对现有科学技术基本规律的尊重和合理演绎,这在元宇宙中非常重要,即所有世界的构建都是基于一套规则。

麦克卢汉提出“媒体是人的延伸”。就媒体而言,我们也在不断追求更接近真实世界的模拟和沉浸式媒体形式。媒介进化的最终形式可能是元宇宙的形式。我认为元宇宙形态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它包括几个特征:1.游戏化。游戏化是指人类文明从诞生之初就具有游戏玩家的本质特征。未来,它可能成为教育和工作领域的一种普遍模式,甚至为社会层面的集体动员提供奖惩机制,以激发更多人的积极性。2.元宇宙的一个主要特征是它可以创建规则,其中可以出现与我们当前物理时空不同的规则。未来20年的下一代年轻人可能在出生后进入元宇宙。他们寻找他们最喜欢的元osmic规则设置。

随着科技的飞速发展,当今科幻小说作家的想象力被推向了极限。元宇宙也是科幻叙事的未来。这种叙事脱离了文字、图像、游戏等媒介形式,摆脱了线上线下的边界感,也模糊了作者、读者和消费者之间的身份边界。在这样一种新的形态下,未来的元宇宙一代将产生什么样的新的文化形态、消费观念或三观,需要我们科幻界、学术界和实践者大胆想象。

系统哲学:元宇宙如何嵌入社会和经济系统

元宇宙中的正义问题

陈忠:迪安与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教授

元是哲学中最基本的形而上学概念。从文明史的角度来看,游戏世界为什么使用元宇宙的概念?这是现代社会政治、经济和文化分工中从边缘回到中心位置的博弈冲动。在文明产生社会分工之前,游戏是生活的原始状态;现在通过数字化的方式,回归游戏与生活的融合。

其次,元宇宙的角色和功能是什么。在这个阶段,新的数字技术已经开始全面影响我们的方方面面,包括政治、经济、文化、生活方式、情感和话语。它的积极作用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想象。同时,还应考虑在技术推广过程中可能遇到的边界,如虚拟平台能否在运行过程中与现有的资源系统相匹配,以及这种概念是否可以在经济、工业上进行实质性的操作。我们还需要考虑是否最基本的社会关系,人们的生理和心理上的限制可以匹配这样一个虚拟世界。

生命触发、凹凸状态与虚拟现实世界

杨庆峰:复旦大学教授

从生命和经验的角度来看,元宇宙的虚拟生命与自然生命的真实形式之间存在着矛盾。我们可以用现象学家胡塞尔的“触发”和“凹凸状态”的概念来解释生命的真实“凹凸状态”与当前元宇宙的“平坦状态”之间的矛盾。

“触发”和“触发凹凸状态”是胡塞尔在《被动综合分析:1918年至1926年的演讲稿和研究稿》中使用的概念。这是为了讨论记忆行为中的联想现象,但我们可以用它来分析今天的问题。无论是真实宇宙还是元宇宙,归纳都是人与宇宙相互作用的方式。作为一种触发因素,归纳法对生命的结构非常重要。对于真实的宇宙,最初基于感知构建的东西是等距的。例如,这里的所有人对我来说都是陌生人,这是等距的。然而,随着时间的延长,随着你说话和表达的加深,最初的等距离缩小为非等距离,因为我们彼此熟悉,有些想法甚至融合在一起。这是对话触发的凹凸状态。触发器结构的状态就像一个不均匀的浮雕,这使平面成为三维的。生活状态也因沟通距离而逐渐偏离。思想相似的人之间的距离缩小,呈现凸状态,相反状态之间的距离扩大。

在了解了真实宇宙中生命触发的凹凸状态之后,让我们看看元宇宙中的情况。元宇宙的虚拟世界是扁平的,人与虚拟物体之间存在“永恒的空间距离”。在现实中,距离可以通过时间跨越和到达,但在虚拟世界中,这种距离无法通过时间克服。因此,元宇宙中由虚拟技术构建的虚拟对象缺乏生命触发的凸凹状态,这是元宇宙构建过程中的一大局限。它将剥夺生命触发的凹凸状态。

此外,随着神经科学和其他技术领域的进步,大脑可以得到增强,意识和记忆可能成为数据商品,这对元宇宙来说可能是个好消息,因为有更多的东西需要交换。但这对哲学和伦理学来说是一个挑战,因为我们会更加疏远于“生命引发的凹凸状态”。因此,在考虑元宇宙问题时,我们需要意识到上述矛盾的存在。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元宇宙和人类生命体验之间找到一个有效的重合点——揭示生命触发的凹凸状态。

宇出于宙,游戏中产品交易的时间本性

王峰: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

在讨论元宇宙时,我们应该首先关注它。元宇宙是一个新兴的概念。目前,重要的是要更多地思考元宇宙的发展方向,看看它能推进多远,最后是涅盘,或者它在未来会是什么样子。

从未来学的角度来看,元宇宙的发展是值得期待的。元宇宙的路径可以用海德格尔和胡塞尔的理论等人文工具来思考。然而,一个新的系统可能与生存和生命无关,因为它直接带来的新画面无法用我们的生活经验来衡量,更像是生活经验被吸收到这样一个系统中。生活经历可以用“指数”或“光线”来概括。生命点一个接一个地进入元宇宙,并作为一个整体被元宇宙吸收。

我是中文系的教授,但我更关心元宇宙发展的经济问题。当我们讨论元宇宙如何认识这个问题时,我们通常把它当作一件有趣的事情。但如果一个元宇宙真的能被建立,它必须有先决条件。这一定是一件严肃的事情。我不是说一切都很严重。如果一切都很严重,那就没有意义了。但我们为什么要进入元宇宙呢?因为这不是生活。很有趣。它希望我们扮演一个社会角色。因此,我们可以扮演许多社会角色。它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它可以隐藏真实的社会角色。当然,这是未来。这种社会状况在未来很可能发生,元宇宙将朝着这个方向发展。事实上,如果你仔细想想,这样的需求不仅存在于95年后的专利,也存在于一些老年人身上。电影和游戏为我们提供了一种逃避的方式。但元宇宙不仅仅是这样一个东西。它不是提供幸福的简单避难所。必须有某种东西与生命相延续,成为“我”的一部分或独立的存在。这样,我们需要一个非常实用的东西。我们可以想象不久的将来。生活的某些部分反映在游戏中。事实上,很多部分已经实现,比如云旅游、云展示等,我们甚至可能希望看到未来元宇宙的发展,这可能会吸引玩家进入元宇宙,并将其作为基本的生存空间。然后,它可能会带来一个棘手的问题,那就是我想谈的经济问题,如何赚钱,如何养活自己,如何让玩家快乐并在游戏中生存。这需要元宇宙提供一个基本前提。它应该扩展在生活中使用各种物品和赚钱养活自己的能力,这一点尤为重要。如果我们真的能做到这一点,那么元宇宙可以初步实现取代互联网平台的目标。这带来了一个问题,元宇宙中的产品交换。在元宇宙中有一个产品价值的时间减法,也就是说,随着时间的推移,产品的价值越来越低,这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另一个问题是虚拟令牌的实际交换。当然,这是虚拟信用体系中一个比较困难的问题,估计在短期内很难解决。但无论如何,我认为,如果元宇宙不仅仅是一个游戏,而是一个可供选择的网络平台,那么它必须让“玩家”或其中的用户收支平衡,甚至有更好的平衡。目前,NTFS可以看作是一种输出模式。元宇宙产物的本质可能更具艺术性。它旨在满足人们更好地实现其社会角色的需求。归根结底,这是一个经济问题。我认为在技术实施过程中应特别注意这一点。

元宇宙的概念是不久的将来的事情。没有必要担心它的发展。它可以发展得很好。我们需要从一个驱动方向讨论这个元宇宙如何继续发挥作用,哪一步会有问题,但在10年内不会有问题。当出现问题时,我们可以讨论问题,因为这样我们就可以开辟新的方向。元宇宙的图景、新观念或浸入角度是一个明确的方向。如果你需要人文系的建议,你应该循序渐进,保持前瞻性,并警惕下一步可能出现的危险。

价值推测:“人”和“生命”在元宇宙中如何存在

元宇宙中的人的主体性

姜建国: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

元宇宙的概念给新闻理论带来了新的挑战。从新闻学的角度来看,没有流动的新闻。元宇宙的概念指向虚拟空间的流动,它极大地解放了人类的物理空间。我们现在的一些社会新闻,特别是互联网上的许多娱乐新闻,缺乏人文关怀精神。空间越宽,传播速度越快,社会新闻中的”人的消失”现象越来越明显。元宇宙增强了人们在虚拟世界中的“模拟”感,可能会越来越少地关注人性、人的情感和人的价值,这将给人们的主体性带来新的冲击,给新闻生产、消费和社会价值带来新的变化。

元宇宙的野外体验是相似的,人们在游戏中的感受也是相似的。缺乏哲学意义上的“我是,所以我想”,参与者的消费模式可能趋同。模拟世界使我们暂时脱离现实,没有时间感,但脱离现实在很大程度上会导致主体的消解。因此,过度沉迷于元宇宙中的虚拟沉浸式消费可能会对个人的现实生活造成更多的困惑。

最后,元宇宙将给人们的情感认知带来一些新的挑战。人们在现实生活中有着丰富的心理体验,但人们在元宇宙中的体验相对相似,传统意义上的反思与批判精神极其缺乏。最近,有一种观点认为,日常生活本身具有创造“购买力”的隐喻。数字劳动或数字生活无法解决我们的实际困惑,或者元宇宙本身无法为消费者带来财富。过度强化元宇宙的模拟体验并不能带来真正的消费力。值得注意的是,媒介文化研究关注亚文化的动态发展,特别是群体生活和心理感受,但元宇宙的同质体验可能给亚文化的发展带来新的挑战。

互联网元宇宙的标准化逻辑

徐翔:同济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副院长、教授

我从文化的角度考虑元宇宙:在元宇宙中,用户处于“Plato”意识中的“洞穴”状态,还是返回到重复和标准化?在一个多姿多彩的元宇宙中,标准化问题是否仍然存在?

一个思想来源是文化产业批评中经常使用的标准化理论。从这个理论角度来看,元宇宙已经成为一种工业产品,呈现出用户的去个性化,这已经成为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去年,我从今天的标题算法和推送的实证研究中得到了一个观点。算法下的信息传播和流动产生了信息封闭。这种信息流造成的封闭是否仍然存在于元宇宙时空的传播范式中?

另一个原因是,在讨论同质化时,我们通常关注本地化,例如亚文化亚群如何形成局部同质化。事实上,局部均匀化并不等同于全局均匀化。用户主体如何变得平等和标准化人们不仅讨论了网络中“巴尔干化”用户岛的产生,而且还讨论了元宇宙为何陷入整体的“巴尔干化”。

一些驱动因素可能导致标准化的后果。首先,在元宇宙中的信息生产和传播过程中,我们并不是处于一个完全自主的语境中,而是进行模模仿、学习、传播和流动。实证研究表明,交互性可能带来共同的倾向,使整个系统趋于同化和趋同,系统会越来越多地重复到某一节点。联系是平等的,但联系权是不平等的。元代的文化精英离众生不远。精英越多,普通人越受欢迎;相反,公众底层的草根阶层越多,标准化的力量就越弱,异质性也就越强。在元宇宙中的交互作用中,连接中心中的人将变得与每个人都更相似。这一结果与“人们聚集在一起”相反。另一方面,“富俱乐部”效应表明,中心地位高的连接节点更近,边缘连接更去中心化,这也导致高连接度用户的相似度高于边缘用户。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头条资讯

想躺赚?先了解区块链贷款、质押和加密基金这三种方式

2021-8-25 10:02:56

头条资讯

数据表明FIL是时候要上去了

2021-8-25 11:21:5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