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峰:区块链和云计算是“分布式认知工业互联网”的基础

万祥区块链董事长肖峰认为,工业互联网的底层技术应该是基于区块链的分布式治理架构。

原题:肖峰最新万象区块链演讲:工业数字化分布式认知工业互联网

2020年8月26日,万祥区块链董事长肖峰博士应邀出席“2020慈武爱奥特产业领袖峰会”,并发表题为“产业数字化:分布式认知工业互联网”的演讲。他仔细分析了过去四次工业革命给商业模式带来的重大变化,以及数字时代工业互联网的显著特点。演讲全文如下:

以太坊万祥区块链董事长兼CEO肖峰

很荣幸能有这个机会谈谈我对工业互联网的看法。无论是物联网还是工业互联网,如果不注入商业灵魂和经济激励机制,都难以获得鲜活的生活。这也是工业互联网没有经历爆炸式增长的原因之一。今天我将从这个角度谈谈我对工业互联网的看法。

工业互联网是伴随着第四次工业革命的诞生而出现的一个新课题。让我们简单回顾一下过去四次工业革命的基础,看看是什么推动了工业革命的发展。我认为四次工业革命的发展得益于基础技术的演变。

但后来英国取代了英国成为全球经济的霸主。这主要是因为美国实现了电气化技术的进步和创新。在电气化时代,英国明显落后于美国。20世纪70年代,在杰克·韦尔奇执掌通用电气之后,美国发生了第三次工业革命,即信息革命。在此期间,底层技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操作系统、软件工程、互联网等新的基础技术的发展已经成为推动第三次工业革命发展的重要力量。

我们正在经历的第四次工业革命主要是基于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大数据等数字技术,而不是信息技术。

要了解第四次工业革命中的工业互联网,首先要回顾前三次工业革命中一系列企业的兴衰。电气化时代,IBM、Ge等著名企业的中央研究院,以及贝尔实验室,是推动美国电气工业革命的骨干技术力量。但在信息时代,通用电气开始衰落,因为它未能成功地从电气化技术向信息技术转。然而,在华尔街的压力下,为了提高收入和利润以满足华尔街的要求,通用电气走向了金融。通用电气首席执行官杰克•韦尔奇(jackwelch)退休后,近一半的利润来自金融业,而不是其核心制造业或产业。但谁说大象不会跳舞?IBM,大象,成功地将最基本的技术从电气化技术转化为信息技术。

现在我们已经到了数字时代。作为信息时代的两大明星企业,微软和IBM在数字时代初期都遇到了困难,股价也下跌了不少。但在本世纪初,微软成功地制造了这一底盘,使其市值从最低点的3000亿美元提高到现在的近1500亿美元,因为它在信息时代走的是IBM的老路。去年,IBM高价收购了一家开源软件社区公司,因为它必须完成数字时代的转。工业互联网关注数字时代的工业制造和工厂。这些基于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技术的商业组织将发生巨大变化。它们必须采用开源、开放、共享和共同治理的架构。否则,他们很可能会因为无法像通用电气那样成功转而遭受挫折。

第二个变化是商业活动和经济组织模式的根本性变化,即数字化时代的商业模式从单边平台走向双边平台,最终走向多边平台。

传统的制造业基本上是一个单边的平台,从设计、生产到销售,看起来就像一条流水线。但在互联网时代,商业模式已经成为双边平台。单边平台追求规模效应,即设计标准化产品,尽可能控制生产成本,然后销售给尽可能多的人,为企业创造规模效应。而双边平台追求的是网络效应。比如滴滴这样的双边平台,平台上出租车用户的增加会吸引更多的车主到这个平台来。同时,车主的增加将吸引更多的出租车用户。这就是双边平台的网络效应。在数字时代,商业结构逐渐转变为多边平台,追求生态效应,变得开源、共享、共生,以联盟甚至社区的形式组织经济活动。最典的是比特币网络。此网络中没有控制器或所有者,加入网络不需要任何人的权限。但这个典的多边平台已经运作了11年,商业价值超过2000亿美元。

在美国有一个商业圆桌会议,有美国最大的200家公司参加。上世纪70年代,当杰克·韦尔奇接任通用电气首席执行官时,这场商业圆桌会议的最高原则是股东利益最大化。这一标准使得这些企业缺乏应对长期结构性改革的勇气,转而投机取巧。例如,通用电气正在转向金融服务,而不是专注于底层技术的转。然而,去年,参加美国商务圆桌会议的200多家公司修改了最高标准,从“股东利益最大化”转向“利益相关者价值最大化”,这意味着他们已经承认多边平台是一个商业组织,并开始重视平衡各方利益而不是股东利益最大化。

第三个变化是在发展过程中。与过去相比,制造流程和业务流程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种变化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第一个变化是从M2C到c2m,比如由客户发起的上市公司大规模个性化定制。小米的手机更像是c2m模式。手机的设计不是由公司的工程师在房间里设计的,而是用户和设计师之间的互动。米粉通过社区帮助小米设计这样的产品。

二是生命周期管理的变革。从属于制造业的制造业,到服务业的服务业,变成了“制造即服务”企业和工厂的围墙被打破,企业和行业的边界没有被围起来,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最近,威莱做了一个改变,即车电分离,电池分离。电池可按月支付租金和分时享受,无需考虑充电问题。只要你把车开到发电站,你可以在2分钟内更换电池。电池不属于您,但您每月支付900元以上(服务费)即可使用。如果车主的用车频率和驾驶行程不是很高,就不需要每天都保持电池充满电。他们可以利用晚上用电的低峰期给电池充电,第二天他们会把电池交给发电站出租,发电站会付给业主。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没有界限。你既是生产者又是消费者。制造就是服务,服务就是制造。

这些变化导致了这样一个事实:数字时代的工业互联网可能与我们想象的不一样。我理解数字时代的工业互联网是基于数字技术的集成创新,不仅仅是工厂环节的工业互联网,更是基于多边平台的组织创新,基于数据驱动的产品创新,软件的重新定义,以及基于精确客户画像和精确匹配的流程创新。

因此,我认为工业互联网的底层技术应该是基于区块链的分布式治理架构。没有一个人或企业集中控制工业互联网。就像比特币网络一样,它是一个分布式网络。采用分布式治理结构,所有企业都可以轻松入网。其次,工业互联网是一种基于知识映射的认知智能技术。第三,工业互联网是基于隐私计算的数据协作,没有人敢走上裸奔的平台。第四,工业互联网也是基于生命周期管理的制造业与服务业的融合。

我认为数字时代的工业互联网可以称为“分布式认知工业互联网”这是我的一份。谢谢您。

发布者:3100,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btchangqing.cn/9268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商务微信
商务微信
客服QQ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