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矿商的喜与忧:矿机价格和货币价格齐飞,担心再次大幅下跌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记者叶颖鹤

2017年冬季,内蒙古的夜晚非常寒冷,室外温度低于零下20℃。

在一个荒凉的“矿井”里,来自浙江杭州的比特币矿工冯胜早早地睡在一个“上下铺,能睡七八个人”的大房间里。

“网站很偏袒。离最近的小县城有半天的车程,就像戈壁沙漠一样。只有一块田地和一条路。”他告诉澎湃的记者,那是一片无边无际的荒野。

比特币冯胜去的“矿”在内蒙古的一片荒地上。照片是为受访者提供的

驱使这个南方年轻人来到这片冰冻的荒原的是一个炙手可热的比特币市场。2017年,比特币的价格从年初的1000美元涨到年底的13000美元,涨幅超过10倍。

冯胜只是众多“掘金者”之一。在他身后是一大群人涌向比特币,他们视比特币为“数字黄金”。

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比特币矿工似乎闻到了三年前的“疯狂”气味。突破1万元后,比特币的价格一路上涨,一度突破4万元。

冯胜才2017年刚大学毕业,现在他有3年多的“挖矿”经历,其间比特币的价格从2017年12月的近2万元暴跌至2008年12月的3000元左右。

A6002 2017年以来比特币价格走势

经历了“风波”后,面对目前比特币行情的高涨,冯胜告诉澎湃新闻记者,“采矿是一项长期的工作。我们应该提前更新采矿机械,规划好场地、电价和电费,但货币价格的变化影响不大。”

采矿实际上是一项具有潜在政策风险的活动。2017年9月,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门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要求暂停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国内加密货币交易所逐步关闭,虚拟货币开采一度被要求有序退出。由于其耗电量大,虚拟货币矿业一度被国家发改委发布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版,草案)》列入“淘汰产业”名单,但在正式草案中“逃过一劫”。

矿工账簿:成本包括电费、保管费、采矿机械费

“比特币矿业需要12个月才能收回资金”和“比特币采煤机价格翻了一番,但供不应求”。随着比特币的价格分别冲上3万元和4万元的关口,比特币的矿业也接连两次被热搜。徘徊在灰色地带,隐藏在投机者背后的“矿工”也重新出现在主流视线中。

2015年,郭力赴四川考察“矿”。当时正是雨季,雨水经常把路打烂,路上还落着滚石。

“这很危险,我觉得我是在用我的生命去做,”高利回忆道。但从那以后,高利开始建矿了。

比特币被挖出来了。根据比特币pow(workload-proof)机制,每个计算机节点都利用自己的计算能力来获取记帐权。无论谁获得会计权利,都将获得系统生成的相应比特币奖励。这个过程被称为“挖掘”。采矿的硬件设备叫“矿工”,购买矿工的个体矿工叫“矿工”,委托矿工供电的地方叫“矿”,还有采矿平台“矿池”。

“现在外面的人似乎看到我们这个行业赚了很多钱。其实,背后很难。每个人都非常努力,非常努力。”天哪。

2019年,苏州比特币矿工刘武抱着“扔点钱,被骗了就被骗”的心态,在云挖掘平台上投资了一笔钱。在第一次卖出2000多元的比特币后,刘武猛有了进入比特币矿业的想法。

矿工的收入是每个开采区块比特币的奖励数,成本主要是支付给矿井的电费、保管费和购买采矿机械的费用。

托管费和电费通常一起计算。江苏南通矿工陈久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他每个月的托管费是6万元,一个月大概能挖出一台比特币(按目前的市场价大约3.4万美元)。

采矿能赚多少钱?采矿机械的价格飞涨

“回收传统产业的投资成本需要3年时间。采矿成本在一年内基本回收,从采矿机械运行的第一天开始回收。刘武说:“这无异于诱惑。”。他在新疆、云南和四川的矿山管理过几十台采矿机。根据2019年的货币价格,他的收入是每月12%。

比特币采煤机的价格会随着比特币价格的变化而变化。

陈久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我夏天买了30台68T神马M20,均价6500元/台,现在机器已经涨到14500元/台了。”。

事实上,随着比特币行情的飙升,矿业已成为名副其实的“金矿”。新人和散户的涌入,使得市场上很难找到比特币的一台机器。目前,比特大陆生产的最新s19pro矿机售价为2.77万元,目前的市场售价为5万多元。

“蚂蚁采矿机比小米手机更难抢。每次正式出售,都会在一两秒钟内被抢。现在看来,订单要到8月份才能交货。

按照27770元的价格计算,在目前的市场下,比特币矿业只需6个月就可收回资金,如果按照市场价计算,收回资金的时间将翻番。

因此,对于矿工来说,进入矿业的时间非常重要。2018年开始采矿的辽宁矿工龙勤认为,他的切入点不是很好。他以前买的机器都是小计算机。目前,他只能赚一点钱。

龙琴说:“2017年比特币的价格是2万元,当时机器的价格很高,但随后几个月就暴跌了,所以选择切入点非常重要。”。

刘武还提到,“今年有很多新人进入这个圈子。我认为他们没有赚到钱。因为他们进入市场的时候市场行情不错,所以机器的价格比较高。”

龙勤表示,2020年以来,在目前的牛市下,其收益还是不错的。如果它以41000美元的价格卖出比特币,“它至少会翻三倍。”。

2020:312,一半,比特币牛市

2020年,比特币经历了大起大落。其中,3月12日仍然是加密货币从业者记忆犹新的日子。

在新皇冠疫情和原油价格战的双重影响下,比特币价格连续两天出现瀑布式下跌。3月12日,比特币甚至跌破4000元,比2月份的最高价格下跌了50%以上。

当矿工的采矿收入不足以支付用电时,货币价格称为“停产货币价格”,其影响因素包括货币价格、电价、开采难度等,如果货币价格低于“停产货币价格”,矿工需要停产,否则他会赔钱的

“大家一时不知所措,我的朋友也打电话问对方是否还会继续暴跌。云阁工业园创始人、矿主陈小龙说:“对于出售持有资金还是继续选择观望的问题,没有人能给出答案。”。

他坦言,当时自己很迷茫,非常恐慌。如果恐慌性的货币价格继续下跌,电力不能被消耗,将会有很大的损失。

“当时很多零售矿商没有交电费,他们有选择地关停了电力。他们中的一些人不想要他们的机器,并收取电费。我不知道是否应该以低价收回一些客户的机器。”陈小龙说。

2018年“金某出售矿山机械”的场景是否会重现?这就是当时许多比特币矿业从业者心中挥之不去的“乌云”。

然而,矿山机械的代际优化关键在于计算能力。计算能力强的矿山机械停机货币价格较低。因此,刚买了一台新机器的冯胜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计算能力优化到位不过是电费结算的问题。”。矿工刘武也表示,当时他投资时间不长,利润还是有点,不多,但他可以继续经营。

“312对矿山没有影响,但312在整个开采过程中,大家的心态都相当破碎。因为没人能想到,它打破了我心中的期待,我觉得比特币可能会归零。”矿主郭莉说。

今年5月,比特币每四年减半一次,这意味着矿工挖掘的每个区块的比特币奖励数量从12.5个下降到6.25个,采矿机械收入也减半。

“当比特币减半时,对矿山和矿工来说是最困难的,因为产量会立即减半。原来,挖一辆比特币要3万元。减半点过后,矿价瞬间变成6万元,但货币价格仍在4万元或5万元左右”,矿主李波曾对澎湃新闻说。当时,他的矿井关闭了30%。

10月底,比特币的崛起势不可挡。从11000美元飙升至20000美元、30000美元和40000美元,目前徘徊在34000美元的高位。

2020年,矿工龙勤一直坚持囤积钱币,他挖的三辆比特币还没有卖掉。

“我认为不可能这样结束。有一定的历史规律可循。我在头两年没有经历减半,但在第三到第四年才经历过一次。我不认为上一波是2万美元,而这一波将以4万美元结束,所以我真的很有信心。从比特币到50000美元我会给一点,到100000美元我会给多一点。”他说。

矿工冯胜认为,采矿是一项长期的工作。他提前计划了机器更新、现场电价和电费,但货币价格的变化影响不大。”只是在货币价格上涨后,股东们更加勤勉了一点,每两天就来督促芬润一次。”他笑着说。

矿工陈久很担心:“涨得太快了。我喜欢牛市,但我不能这样上下波动。我希望这是一个缓慢的公牛。涨得慢一点,会延长牛市周期。”

他现在手里没有多少钱。不管涨多少,也不会有多少利润。此外,陈久认为,如果牛市走得快,很容易提前结束。

陈久说:“这太吸引眼球了,还会有很多不确定因素,比如更严格的调控政策。”。

像“候鸟”:在西南和西北之间迁徙

在我国,为了追求低廉的电费,矿山基本分布在四川、云南、贵州、新疆、内蒙古等地,电力种类包括水电、火电和风电。

云南、四川等地水电最便宜,但其缺点是雨季和旱季有差别。雨季雨水多,电力充足,电价低。旱季雨水少,电价高。

因此,为了降低成本,一些矿工需要在雨季将采矿机械运到云南、四川等水电资源丰富的地方,在旱季运到新疆、内蒙古等火电或风电资源丰富的地方,就像“候鸟”一样。

“10%-20%的矿工不需要搬家,80%的矿工会搬家,”陈说雨季我在四川挖地。现在四川旱季没电了,我就去新疆挖。明年,我们将在丰水到来时搬回四川。”

然而,这种迁移更多的是针对计算能力较小的挖掘机器。

陈久解释说:“因为发电量低,矿井不得不赶走一些客户。一定是把小用电户赶走,把大用电户甩在后面。3500瓦的大功率,1300瓦的小功率,一个大功率抵得上两台半的小机器,这肯定能留住大户。对于同样的操作和维护,大户只需要维护100台机器,而小户则需要维护250台机器。机器越少,工作就越少。每个矿井都喜欢大功率机器。”

这种迁移也意味着一部分利润的损失,因为在路上来回需要一个月的时间,矿工不能生产,这相当于停滞不前。

为了满足矿工的需要,许多矿主在水电充足的地区开矿。例如,戈里在四川和内蒙古拥有煤矿,这使得矿工更容易迁移。

值得注意的是,货币价格的上涨似乎并没有给该矿的收益带来太大变化。

矿主郭立说,他的收入实际上逐年减少2015年,一度电至少有一两分钱(收入),但现在只有4分左右,因为在矿山行业,货币价格下跌时,电价一直在下降,货币价格上涨时,电价就涨不起来了。”

戈利说:“我现在利润微薄,周转快。

许多客户在2020年签订了合同,在四川雨季过后迁往内蒙古的矿山。”在安装采矿机之前,为客户提高电价并不容易,所以没有信誉,对吧?”他说。

矿主陈小龙也指出,他现在的电费是0.26元,向客户收取的托管电费是0.3元以上。

矿工的愿望和计划

挖掘和囤积硬币似乎是矿工们不可避免的计划。

“我希望它能慢慢上升,给我们矿工更多的时间去挖掘硬币,”陈说现在就算涨到1亿,我手里也没多少钱。让我多挖点时间来囤积硬币。”

他后悔自己近年来挖了近220枚硬币,但他没有囤积。其中大部分在2017年牛市前卖出。陈久还提到,现在采矿的难度在迅速增加。目前,他每月可以挖掘一个4800吨的计算能力,而几年前每月只有6吨。

矿工刘武最近收到了一批比特币机器。当货币价格足以支付购买机器的费用时,他打算把它们扔掉以收回成本。”后面的动作比较随意,所以不会那么被动。”。

龙勤暂时不会购买比特币矿机。

“我有500套。现在旱季没有电,最近大约有400台机组可以运行。“我很满意,”他说因为有一些大计算机我根本没动过,利润也够了。我只是在等。我现在不能再买机器了。”

同时拥有以太坊和比特币矿机的刘武计划购买以太坊矿机,因为“现在比特币矿机的价格太高了”。

矿主郭立计划新建一座规模超过10万千瓦的矿井。

他说:“如果货币价格能维持在3万至4万美元的水平,今年电费应该逐步增加。”。

比特币采矿从业者相信比特币吗?

陈九一一直坚持“老矿工的信念”。

陈小龙说,他对比特币的信仰是“一枚硬币,一栋别墅”,希望给孩子们留下一些比特币。

“可能会有8年多。”矿主刘武说,他会随着收益改变投资方向,不会一直在比特币上。

郭力坦言,自己有过。

“这和你年轻时相信爱情的原因是一样的。如果你第一次经历经济衰退时就相信这个信念,你可能会怀疑自己的生活。再看几遍也没关系。”他说。

(冯胜、郭莉、刘武、陈久、龙琴为化名)

人已赞赏
头条行情资讯

区块链在政务领域的应用案例有哪些?

2021-1-14 12:08:40

资讯

​两日暴跌一万美金,比特币海沉浮启示录

2021-1-14 12:18:40

3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蓝天

    顶上去区块链

  2. 孙哥

    现在已经没啥事了

  3. 岁月静好

    我来看看!谢谢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