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比特币行情首页
  2. 交易所

首富赵长鹏的中年危机:BTC暴跌致资产缩水,币安再遇信任危机

文 | 皮大衣 三天前,胡润百富发布了《2020胡润全球少壮派白手起家富豪榜》。这份富豪榜囊括了全球40岁以下、白手起家、拥有10亿美金以上资产的企业家。 年仅35岁的马克·扎克伯格以5900亿的资产连续第五年登上榜首,而前三名中还有两位中国企业家,一位是40

首富赵长鹏的中年危机:BTC暴跌致资产缩水,币安再遇信任危机

文 | 皮大衣

三天前,胡润百富发布了《2020胡润全球少壮派白手起家富豪榜》。这份富豪榜囊括了全球40岁以下、白手起家、拥有10亿美金以上资产的企业家。

年仅35岁的马克·扎克伯格以5900亿的资产连续第五年登上榜首,而前三名中还有两位中国企业家,一位是40岁的拼多多创始人黄峥(1260亿)和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970亿)。

而比较意外却也不太意外的是,虚拟币交易所似乎成了这类榜单的常客。在新鲜出炉的这份榜单中,Coinbase、OKCoin火币均有上榜,此前上榜的吴忌寒因为比特大陆两位创始人之间的内斗而落榜。

首富赵长鹏的中年危机:BTC暴跌致资产缩水,币安再遇信任危机

可奇怪的是,为何不见占据市场份额第一的币安创始人赵长鹏?

他当然也登上了富豪榜,只不过没进入这个榜单。不是因为资产不够,而是因为他岁数大了。

首富赵长鹏的中年危机:BTC暴跌致资产缩水,币安再遇信任危机

十几天之前,胡润百富发布了一份新的全球富豪榜。其中,有6位区块链行业的企业家资产超过十亿美金。

而登上这份榜单的赵长鹏,资产相比去年增长了两倍,达到了180亿人民币,成功超越詹克团成为新的区块链行业首富。

首富打造的币圈巨兽

区块链经过2018年一整年的低潮期,似乎已经归于沉寂。但即便如此,在2019年2月胡润的全球富豪榜中,依然有5位资产超过10亿美金的富豪来自区块链行业。

当时,詹克团以185亿的财富成为区块链首富,彼时,5位登上富豪榜的区块链行业富豪,总资产加起来达到575亿元(詹克团185亿元、Chris Larsen 110亿元、吴忌寒100亿元、Brian Armstrong 90亿元、赵长鹏90亿元)。

首富赵长鹏的中年危机:BTC暴跌致资产缩水,币安再遇信任危机

而今年,除了吴忌寒落榜、火币李林、欧科集团徐明星补位以外,并没有太多变化。6位富豪的总资产加起来,达到了625亿元(赵长鹏180亿元、詹克团110亿元、徐明星100亿美元、Chris Larsen 90亿元、李林75亿元、Brian Armstrong 70亿元)。

回顾这两年的富豪排行不难发现,相比互联网甚至传统地产行业的首富来说,区块链行业的首富相当年轻。但在这一帮“年轻人”之中,赵长鹏无疑是岁数比较大的那一个。根据以往报道的推算,他如今已经43岁。

马云43岁的时候正值阿里巴巴赴港上市,而对于赵长鹏来说,43岁的他已经成为福布斯、胡润等富豪榜上的常客。

虽然区块链行业热度没了,但它的造富的能力依然存在,只不过更为集中。从今年的这份富豪榜中就能看出,传统强势的矿机行业也已经无法保住矿机大佬的钱包,币圈的财富,更多的流入了交易平台大佬的口袋里。

两者对比有多明显呢?

2019年1月,根据李林公布的信息,在2018年整个虚拟货币暴跌的行情之下,火币仅靠交易手续费就获得了5亿美元的收入。同年3月,Huobi Global 24小时成交额(现货)达6.95亿美金,现货成交额位居全球第一。而根据彭博社的估计,火币整个2019年的营收约为6.8亿美金。

同时,有媒体根据币安2019年第四季度销毁的 3880 万美元的 BNB推算出,该季度币安的利润已达到了1.94亿美元。以此类推,其第一季度净利润 7800 万美元,第二季度净利润 1.19 亿美元,第三季度实现净利润 1.86 亿美元。其全年利润达到了5.77亿美元。

而矿机巨头的日子却不好过。

亿邦国际原本期望赴港上市,无奈连续两次未能实现计划,甚至第二次的时候还赶上了币圈的一次牛市;

比特大陆陷入创始人之间的内斗,对管理和发展方向的分歧最终变成了对控制权的争夺。虽然詹克团在股东层毫无优势,但依然在寻求反击的机会;

而三大矿机厂商中唯一成功上市的嘉楠耘智,刚上市一个月,股价就接近腰斩。

外界一般的印象是,经历94、BTC大跌、政策高压等等一系列事件之后,区块链行业至少是币圈正逐步走向“灭亡”。但谁能想到,行业寒冬只是加重了头部效应。财富和资源向头部集中,落后者,稍有不慎即万劫不复。

比如,经以资金盘搅局整个交易平台领域的FCoin,今年2月份突然进入停机维护阶段。期间由于跟风OKEx销毁OKB的做法,导致团队内部出现问题,最终导致平台系统受损。2月17日,张健表示平台遇到了资金兑付问题,预计有 6860 万-1.27 亿美元无法兑付。

自此,FCoin停摆。

首富赵长鹏的中年危机:BTC暴跌致资产缩水,币安再遇信任危机

可以说,如今区块链行业里过得滋润的还是头部的交易平台,而币安应该是最滋润的那一个。

币安在整个行业一直备受“妒忌”,因为它躲过了政策风暴、避开了国外监管、得到了所在国的支持……管理层的敏感与动作及时,为币安带来了巨量的数据增长。

截止到2019年,币安日交易量约等值29亿美金,全球用户1500万,币安合约24小时交易量27.1亿USDT,美国法币交易平台24小时交易1400万美金……

而币安在2019年还登上了胡润全球独角兽榜,其估值达到了150亿元。彼时,在这份榜单中还未出现OKEx和火币身影。

但区块链这个行业从顶点到低谷一直伴随着各种混乱,以前,是各种币圈大佬之间的算计与撕逼。行业热度的消退,也带走了他们的信誉和声音。

现在,交易平台吸引了更多的目光,也因此变得暗潮汹涌。即便是看似登上五岳之巅的币安,也需要面对越来越多的置疑和反对。赵长鹏也“顺利”的迎来了中年危机。

赵长鹏和币安的中年危机

当币圈的财富越来越集中、标杆性的企业或人物越来越少的时候,竞争也越来越激烈。所以,每个依然存活的平台或企业过得都不太平,比其他平台生存要舒服一些的币安首当其冲。

根据币Coin的统计,截止到发稿,比特币价格暴跌近50%,最低时报价3800美元,24小时内蒸发近4300亿人民币。全网遭遇爆仓的人数超过10万人,爆仓总金额29.3亿美元,约合205亿元人民币,最大单笔爆仓单发生在Huobi。

行业由此陷入恐慌。

此次暴跌有多可怕呢?据统计,这是比特币6年来最大的一次单日跌幅。而该事件也导致了全行业的震动,包括矿机行业和交易平台。

据悉,市面上大多数矿机达到了关机币价,包括神马 M3、阿瓦隆 A741、翼比特 E9+、蚂蚁 T9+、阿瓦隆 A821 / A9、芯动 T2、蚂蚁 S9等,开机即亏损。

当然,BNB、HT等平台币也未能幸免,和比特币同步出现较大跌幅。以BNB为例,目前价格在8美元到9美元之间徘徊,相比币安1月份第十次销毁BNB时的17.5美元,已经跌去了近一半的价格。

首富赵长鹏的中年危机:BTC暴跌致资产缩水,币安再遇信任危机
首富赵长鹏的中年危机:BTC暴跌致资产缩水,币安再遇信任危机

BNB是币安的主要资产之一,赵长鹏甚至用其来支付员工工资。而因为BNB持续销毁带来的通缩,员工也更乐于长期持有。

但此次事件发生后,BNB暴跌,也让刚当上币圈首富的赵长鹏,迎来一次资产的大面积缩水。

不过,好在目前BNB总销毁量为16742023枚,剩余183257937枚仍在二级市场上流通,距离销毁1亿枚BNB还有段距离。赵长鹏依然可以通过后续的销毁来提升BNB的价格。

但有些事情,可没那么容易解决。

最近,一向宁折不弯、一身正气的币安低头了。

自带招黑体质、外号“孙百万”的孙宇晨为了阻止 Steemit 社区成员计划用软分叉升级来冻结其20%的Steemit,联合币安、火币等平台投票反对。

此事被社区成员认定为中心化操作,甚至引来了V神,其评论称这是“贿选攻击”。大规模的反对声使得孙宇晨让步、赵长鹏亲自出面道歉。

但这件事暴露出来的最大问题是,孙宇晨的中心化操作,以及币安会动用用户资产。外界不少声音表示,这件事让平台主动承认作恶。

一直以来,币安的对外宣传都是以用户为本,私自动用用户资产,显然有违这一说法。

不过,赵长鹏的道歉并没有明确承认这一点,其官方回应也表示,是因为沟通信息不对称,参与投票也是为了维护自家平台上持仓 Steemit的用户的利益。

不仅是这一件事,其实一直以来,币安都是一个争议混合体。

最大的一次争议是去年5月,7000比特币被盗。遭到攻击、平台维护、承认被盗,时间线的诡异让外界猜测这是币安的一次监守自盗,而bitfinex和Tether为其送来了助攻。

还有回滚交易,也让外界质疑币安可以随意操纵用户资产。

当然,其中也免不了对手的攻击。

前段时间,何一就曾在朋友圈公布一些来自对手攻击的证据,疑似指向OKEx。而徐明星的微博,还曾提及过赵长鹏与何一之间的关系……

首富赵长鹏的中年危机:BTC暴跌致资产缩水,币安再遇信任危机
首富赵长鹏的中年危机:BTC暴跌致资产缩水,币安再遇信任危机
首富赵长鹏的中年危机:BTC暴跌致资产缩水,币安再遇信任危机
首富赵长鹏的中年危机:BTC暴跌致资产缩水,币安再遇信任危机

虽说任何一个企业也不会承认自己会做恶,但至少在币圈,任何一家企业都做不到洁白无瑕、白衣飘飘。

何一在其微博重开之后,曾发布一则招聘女主播的启示,直言“美、胸大、00后尤佳”。不久,名为“六六”的客户经理正式上线。

于是,曾经何一与对手正面对决的场面,其主角变成了六六和九妹(OKEx大客户经理)。两位姑娘的过招稍显露骨,但确实吸引了一众看客。

不过,这种做法也招来了不少置疑。甚至有人调侃称,三大交易平台的格局是:OKEx销毁70%OKB、火币销毁30%HT、币安用六六“恶心人”。

首富赵长鹏的中年危机:BTC暴跌致资产缩水,币安再遇信任危机

目前,该微博已被删除

但是,这些争议和对抗没成为币安登顶的拦路虎。

根据何一此前的说法,有海外统计机构的统计数据显示,截止到2019年12月,币安的全球市场份额已经达到了67%,并且还在提升。

从通证通的月报对交易所现货交易量统计数据来看,截止到2019年 11 月,币安日均现货交易量保持在10. 09 亿美元。而OKEx和火币的日均交易量在8. 8 亿和8. 4 亿美元。三者占据前三位,并且和后续梯度保持较大的距离。

币安之所以能受到这么多的关注,除了其令人艳羡的成绩以外,还因为它恰好赶上了2017年的牛市,并且从OKCoin、火币、云币网等老牌交易平台中杀出,仅用半年时间就成了超越前辈的存在。

当然,能做到这些也是因为币安的两位创人(赵长鹏、何一)足够机警和敏感,得以从政策绞杀和市场低潮中存活。

过去的经验告诉我们,哪怕行业有大的波动,交易平台依然是区块链行业运转的核心之一,有很强的抗风险能力。所以,即便有中年危机,赵长鹏和币安也可以稳坐币圈首富和行业老大哥之位。

但财富从来不是衡量一个企业家的唯一标准,行业成绩也不是衡量一个企业文化的唯一标准。

首富赵长鹏的中年危机:BTC暴跌致资产缩水,币安再遇信任危机
添加新手交流群:币种分析,每日早晚盘分析
添加助理微信,一对一亲自指导:Zsm1991-8-03

发布者:BlockNews,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btchangqing.cn/6293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商务微信
商务微信
客服QQ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