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玉琛能否通过排挤开发商、只靠自己经营,实现自己的DEFI帝国野心?

那个熟悉的营销大师孙宇晨又回来了,这一次,他瞄准了DeFi。

熟悉的营销大师孙雨晨又回来了。这一次,他瞄准的是迪菲。

年初的首次试水成功打响了波场迪菲生态建设的第一枪,但随后的DEFI普及却让它措手不及。DEFI帝国建立后,DEFI建立内部竞技场的雄心被激起。

经过一系列的操作,浪潮场再次被质疑为孙雨晨的私人连锁店。DEFI的发展过程如火如荼,但孙雨晨的动作频频,却引起了不少鸡毛。在所有英雄都在为之奋斗的DFI领域,他能最终实现他的雄心壮志吗?

/1/重心在年初趋于不一致

作为一个战场,DEFI领域渴望尝试。今年4月,孙玉琛首次涉足defi的建设,推出了由浪潮场支撑的稳定的货币借贷平台just,以检验这一前沿领域。

据官方介绍,在just network中,TRX持有者可以使用新TRX支持的稳定货币,缩写为usdj。同时,治理令牌JST的正式发行采用了类似makerdao的模系统。

孙雨晨也亲自参与,经常出入各大社区和交流社区,充当正义网络及其治理令牌JST平台。

5月5日,JST完成了发射基地,然后在5月7日香港时间22:00登陆包括P.NET在内的五个交易所,其中最高的开放增加了2041%。

在菠菜和抽奖达普泛滥的波田生态中,正义网无疑成为孙雨晨进军DEFI的第一把尖刀。他迫切需要这项新的工作来证明自己和波场。

“开放式金融可能会突出defi的本质,这是一个人人都可以作为资产方和负债方参与的市场。与企业应用区块链不同,DIF产品直接面向最终用户。如果押注成功,未来流量将上升,互联网产品的成功模式也可以完美复制。这或许是投资界押注的逻辑。”

孙玉琛想做的是在公正的网络基础上建立一个完整的defi生态。

但在这个时候,defi并不是很火。

/2/排挤开发商打造DEFI帝国

6月,复地推出借矿模式,上市首日涨幅达500%,彻底点燃了沉寂多时的迪迪板块。大批追随者蜂拥到大院,推出了自己的治理令牌。当时,流动性挖掘成为最热门的话题。

作为大众链的领头羊,2.0升级在即,以太坊自然成为了defi的前沿。基于以太坊,DFI项目如uniswap、curve和AAVE依次执行。随着锁定的增加,DFI已经成为推动整个数字货币市场崛起的催化剂。

此时,这条链条上会出现一股公开的资产潮。OIKOS swap是专为wave领域设计的特殊交换平台,类似于synthetix+uniswap的组合版本,后者于6月初正式推出。

作为为数不多的在波浪场建造的defi项目之一,OIKOS受到了特别的关注。然而,今年7月,该项目和孙雨晨相继传出倒闭消息。

据消息人士透露,孙玉琛要求OIKOS团队以0.025美元的价格向用户出售OKs,并要求出售1000万代币,但项目方拒绝。

孙玉琛能否通过排挤开发商、只靠自己经营,实现自己的DEFI帝国野心?

之后,孙正义在微博上发表声明,澄清双方关系,建议投资者不要参与该项目。

孙玉琛能否通过排挤开发商、只靠自己经营,实现自己的DEFI帝国野心?

消息一出,当天OKs代币暴跌30%以上,这也直接导致项目方产生了跨越链条、逃离波浪场、另谋发展的念头。

孙玉琛能否通过排挤开发商、只靠自己经营,实现自己的DEFI帝国野心?

相反,孙雨晨并没有认真对待这一事件。7月3日,他表示,just defi将推出just lend mining compound defi产品、jusswap uniswap交易产品和just BTC wave field chain BTC,担负起wave field defi生态建设的重任。

孙玉琛能否通过排挤开发商、只靠自己经营,实现自己的DEFI帝国野心?

/在线赌场/大交换

经过一个多月的策划,8月18日,孙雨晨高调宣布justswap震惊并上线。然而,在最初的探索阶段,有许多可笑的问题上演。

Justswap原定于当天10:00启动,但推迟了一个小时。官方指定波宝钱包。结果,由于不稳定,一些用户无法连接,用户相继关闭。

可以说,justswap是孙雨晨在改善波田生态发展方面最喜欢的作品。在上线之前,他不遗余力地在各种社交媒体上造势。他说justswap将成为“百倍硬币工厂”许多评论吸引了许多投机者。

有了“uniswap老虎机”的教训,投机者认为他们已经找到了财富的钥匙,但他们决不想陷入一个又一个的陷阱。

最关键的问题是假币。例如,在JustSwap中,一个名为tokens的蚂蚁直接出现,有许多相同的名称和LOGO。如果不提前准备,很容易买到假币。甚至连建在以太坊区块链上的bat、yfi等知名代币,也被复制到wave领域,受到了大量关注和交易。

孙玉琛能否通过排挤开发商、只靠自己经营,实现自己的DEFI帝国野心?

买假币不讽刺,但讽刺的是,即使买假币,也能获得不少利润。一些用户说,他们买了一种假币,结果引起了6万波,他们不明白。

孙玉琛能否通过排挤开发商、只靠自己经营,实现自己的DEFI帝国野心?

“一开始,没人在乎是不是假币。只要有交易量,人们就会蜂拥而至。这是uniswap的经验。”有用户坦言。

但毕竟,通过假币交易赚钱的人很少。大部分购买假币的用户损失惨重。

假币问题也表明,少数人想当“镰刀”,而不是投机者。波场公链有一个名为“波场代币大师”的DAPP,只需7-8 TRX,一键即可发行硬币。

一波又一波的现场用户自己发行了n枚假币,而且每增加一个标识,这样的想法真的让人感觉到。

孙玉琛能否通过排挤开发商、只靠自己经营,实现自己的DEFI帝国野心?

投机和欺诈在justswap盛行,场面一度混乱。大量国内用户前往孙雨晨的微博发表评论和征求意见。

对此,孙玉琛还发表了致币圈关于推出jusswap的公开信,表示将全力打击,整治假币问题,开启假币审核流程。同时,他肯定了jusswap的交易经验远远好于uniswap,他对jusswap的未来持乐观态度。

但网友并不买账。他们说是孙雨晨负责。消防队长的出现适得其反。

Justswap是一个去中心化的交易平台,但它在这个事件中表现出高度的集中化。网友们把孙雨晨视为消防队长,充满讽刺意味。

作为浪潮场公共链条的又一次尝试,justswap案初审结果似乎是一个纯粹的投机市场,孙雨晨再次成为舆论的中心。

/3/孙雨晨能否高举浪场生态建设大旗?

作为最有可能率先登陆的场景,DEFI生态已成为公链布局的重中之重。以太坊迪菲生态发展的成果,吸引了大批公共连锁企业跟进。

EOS、quantum等公共连锁企业纷纷设立基金或提供资金支持开发商开展建设,加强生态建设。孙雨晨更是负责任。继2019年4月波浪场trc-20的usdt启动后,今年他将加快defi的生态布局,打造just defi系列。

然而,毫无疑问,波场并没有为以太坊以外的大众连锁店开启一个良好的开端,为defi试水。

此前,由于种种原因,孙玉琛像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样压制着DEFI的开发者,悬在其他浪潮领域开发团队的头上。

“打压其他达普只为推出自己的产品,后来鬼才敢来浪场开发,浪场是阳光切割的私人连锁店。”一位网友的评论道出了实情。

恰恰相反,just defi系列似乎已经作为孙雨晨的单品defi项目完成。孙雨辰前来代言,但代言不靠谱,一下子就垮了。

在defi领域从来没有忠诚,用户只能用脚投票。

孙玉琛能否通过排挤开发商、只靠自己经营,实现自己的DEFI帝国野心?

“没有重量级人物支持justswap,就像两条高速公路一样。虽然以太坊非常拥挤,收费很高,但基础设施很完善,加油站、服务区和厕所都很齐全。波浪场的道路很宽敞。根本没有交通。基本上不收费,但没有服务区。你不能加油,甚至不能上厕所。你会选择哪条高速公路?或者会选择以太坊,挤在点上,至少不会在高速上窒息、饿死。所有区块链都是开源的,代码很容易复制。然而,它之所以是开源的原因已经传播得很快,而且先行者的优势非常明显。第二个很难篡位。”一位业内人士评论道。

这不仅显示了波场生态布局的短板,也预示着其他公共链建设的最终可能结果。明星项目、稳健货币和各类开发商资源基本集中在以太坊,以太坊护城河效应越来越明显。

8月20日,tether官方微博称,应交易所要求,tether已将10亿美元从Tron转移到erc20。

尽管以太坊高速公路几近“封杀”,但市场依然高度重视。

对于波场建设,孙雨晨一直主张自己做事。每次市场需要他,就像一剂春药,让市场在短时间内充满活力,但最终的结果却是越来越让人难以忍受。

现在我们无法判断谁才是DEFI领域的最终赢家,因为一切都刚刚开始,但靠自己努力的时代已经过去,孙雨晨也必须做出改变。

DEFI的未来发展是未知的,但机会所剩无几!

发布者:夏娃,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btchangqing.cn/8968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商务微信
商务微信
客服QQ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