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印资本程建波:我终于坐上了矿山机械制造企业的桌子

矿机厂商

作者:黄雪娇

作为投资者,程建波和背后的科技资本银行人人皆知。但说到他这个采矿机械制造商老大的新身份,很多人可能会有很多疑问。

“你能用钱做矿工吗?”

“他们的采矿机不是OEM吗?”

“谁买的?稳定性有保证吗?”

矿山机械的质量还需要用产品和时间来证明。

但在这里,至少可以消除一个误会,那就是程建波不是矿业界的门外汉。

我早在2018年矿海会召开的矿业大会上认识了程建波,我也感叹,作为投资者,他对矿业逻辑有如此透彻的理解。

矿机厂商

2018年底,《每日星报》采访了程建波

后来我们了解到,当时科银作为一家机构,入股了新成立的ASIC采矿机制造商四川友,并开发了一款高工艺(16nm)比特币采矿芯片。

但这是加密货币峰值之后的低谷,这家矿业公司错过了上市的好时机。

到2019年年中,加密货币和采矿业开始复苏,比特币矿山机械制造商的机器大甩卖。年初集资投资的神马矿机突然出现,让人羡慕不已。

不过,A601的采矿领域涉及高端定制芯片,超长的供应链和生产周期使矿机制造商难以赶上市场高点。

“春天不播种,秋天就收不到。”

因此,程建波坚信,真正关系到矿山机械企业生存的,不是技术或资本,而是能否正确预测和踏上行业周期。

到2019年底,在计算能力大幅提升(货币价格波动情况下矿工收入下降)和市场回落之际,不少人认为市场在5月减半前将出现“购买力疲软”,部分矿山机械制造企业也可能减少芯片订单。但程建波并不这么认为,于是将8nm 比特币芯片植入三星,而犀鸟H8也于近日推出。

8月22日,成都建友资本CEO、成都创优集团有限公司CEO解职。据介绍,H8的计算功率为74t/s,整机功耗为3330w,正常模式下的能耗比为45W/T,低功耗模式下可以达到40W/T。从理论能效比来看,H8相当于机头制造商(神马、比特大陆)的中端机,与阿瓦龙、鑫东等顶级装备机不相上下。不过,价格尚未公布,其性价比仍需进一步调查。这台机器现在计划在今年11月交货。

与尚未面世的点矿机相比,程建波显然更有趣。下面,奥迪里星球日报将从周期论和芯片梦的角度讲述他的故事。

“后矿业时代”新矿工如何出炉:周期比技术资本更重要

毫无疑问,今年上半年,奖励减半,货币价格暴跌,许多小矿商无车可走;大量空置的风水矿不得不“捡起”矿机,矿主自己也成了矿工。中央集权进一步加强。不止一位计算能力超过100P的矿商告诉笔者,目前矿业投资回报周期已经达到了很高的水平,个人投资者更是难以承受。

大玩家之间的博弈将继续,矿工们永远不会倒下。然而,很多人没有想到,门槛极高的“后采矿时代”会出现新的矿工。

在前一篇文章中,我们还提到,推出“四川油”并非一朝一夕之力。

此外,程建波认为,公司能够生存到现在是由于很多因素。

“你能用钱做矿工吗?不,可以说,如果找不到合适的人,没有正确的方向,没有正确的战略规划,没有坚持下去的决心,不管你有多少钱,都烧不完。”

如果要对这些因素进行排序,程建波说,似乎一个矿业公司的技术是最重要的。资金缺乏并不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周期。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当你遇到比特币的牛市或上涨趋势时,即使你的筹码更差,也会有人买,但如果遇到下行周期,不管你的机器有多好,别人都会讨价还价。2013年(我想应该是2014年),我们见过一次面。由于市场不景气,我们作为一个大客户,以低于成本价的成本购买了一台蚂蚁矿机。”

看看今天的新矿机,是否认为当前的四年周期即将到来?

对此,程建波表示,当他准备在2019年底推出该片时,相信市场会有机会走高。目前,确实处于上升通道,这也是其中之一。其次,行业也进入了资产标准化和收入稳定阶段,这意味着矿业的长远发展前景是光明的。

如何理解这种说法?

四川新的芯片产业和研发基地的基础设施和研发能力得到了更好的发展。未来,采矿机械从制造到产出都将更加合规。随着采矿业的减产,采矿业的利润也越来越稳定。

正如印度bit的创始人朱法所说,“我们看早期的采矿,利润范围是500%到-80%。你可能会损失80%,你可能会加倍。当传统领域的投资者听到这种目标时,他们的第一反应可能是这个人是个骗子。如果他们再谈一次,他们仍然觉得风险很大。因此,在产业发展的现阶段,从投资的角度来看,利润变得稳定而积极,这更具吸引力。”

早年,他生产了1.5万件比特币,“想当多年矿工”

我们来谈谈程建波丰富的采矿经验。

2003年,程建波大学毕业后进入中国最顶尖的芯片铸造企业中芯国际。2007年赴马来西亚,在芯片OEM领域工作了10年。

到2014年,郑先生和他的合伙人从澳大利亚的私人贷款中筹集了200万澳元,用于投资矿业。

据程建波介绍,2015-2016年,通过再投资,共生产了15000辆比特币,扣除成本后,总共生产了9000件。

“当时我来四川,80%的机器都在这里。从找电建厂,踏进坑里也少不了。总投资成本中约有50%是试错成本。”

“2016年以后,整个行业将更加成熟,我们将能够实现芯片开发从简单的开采到整个矿业生态的投资。”

矿机厂商

凯印在几乎所有的矿业产业链上都有布局,因此sko不仅提供采矿机,还提供采矿池、云计算能力等相关服务

应该说,从事业之初,程建波就开始制造矿机。

据程建波介绍,自2014年烤猫矿工陷入困境后,他就开始要求与烤猫的核心技术成员唐有庆合作。

“我从2014年就开始找唐先生,终于在2017年找到了他。最后,我和他在2018年成立了斯库特尤。事实上,四川游的种子轮、天使轮、a轮都是由科技银行安排的,总投资的90%以上来自科技银行。”

然而,2018年,采矿机械的高峰已经过去,蚂蚁采煤机占据主导地位。因此,作为一个新来者,川渝选择从小额货币做起。

“如果你一上来就造比特币采煤机,你要么就是超级牛,要么就惨死了。因此,为了在今天推出8nm 比特币采煤机,2018年,我们从28nm起步,从小钱做起,先后做了DCR、SIA和dash。”

当他在台上发布新产品并采访我们时,他显然感到了程建波无法停止的喜悦。他在演示机器和回答问题时也非常认真和认真。

可想而知,H8积攒了多年的心血。

“我真的很高兴听到这个消息,我很高兴今天终于坐上了矿工的桌子。”

不仅仅是采矿机械制造商

今年7月,工行继续向四川游注资。经过一轮融资,公司估值达到7亿元。

据程建波介绍,川油正在进行下一轮融资,公司更倾向于与供应链资源和国内资本市场关系的资金。

从合作伙伴的选择中,我们可以看出,追求金钱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生存。

从挖掘芯片的角度来看,程建波希望从长远来看把四川友打造成一家标准的芯片设计公司。

“在比特币矿山机械研发领域,我们花了几年时间,从28nm到7Nm甚至5nm。在我看来,未来的矿商不应该简单地消费传统芯片制造商多年投资所获得的芯片工艺改进的红利。我们可以做得更多。”

“你应该知道,矿商所拥有的芯片设计师的技术实力,尤其是芯片的前后端设计,并不亚于很多现有的芯片设计公司。如果这群人能够做得更多更好,比如本地化芯片更换,或者基于区块链底层的安全硬件等,这些公司也可以在空白轨迹较多、竞争对手较少的领域取得非常好的业绩。这是我对川游的期望和规划。”

发布者:迪拜夏威夷,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btchangqing.cn/9296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商务微信
商务微信
客服QQ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